什么是儿童博物馆

儿童博物馆不是为了传递成人对知识的理解,而是为了满足所有儿童成长发育的需要。
 
儿童博物馆尊重每个孩子的独特性,通过提供符合儿童发展规律的展览和教育项目,来激发儿童的好奇心和学习热情,满足儿童和家庭的需求和兴趣。作为永久性的非营利机构,儿童博物馆拥有专业的员工队伍,定期向社会公众开放,是所在地区非常重要的儿童教育资源。
 
儿童博物馆的三大属性
 
教育属性
儿童博物馆是非正式学习环境,主要为儿童和家庭提供服务。玩是儿童最自然的学习方式,对他们的成长和发展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基于这一理念的互动展览和教育项目以儿童为中心,能够吸引儿童深度学习。
 
公益属性
儿童博物馆是面向公众开放的社会机构,以政府补贴、社会捐赠以及合理的运营收入,维持长期的高质量开放,力求让所在地区中的每一个儿童都有机会享受公平的教育资源。在策划展览和教育项目,开展访客服务时,儿童博物馆考虑特殊群体的需求,在促进多元文化融合和教育公平方面发挥作用。
 
社区属性
儿童博物馆立足所在地区的独特背景,关注所在地区儿童和家庭的需求,与社区内的其他机构广泛开展合作,通过发出倡导、开展服务来解决相关的社会问题。同时,儿童博物馆整合所在地区的优质教育和文化资源,为儿童和家庭提供丰富的服务。

儿童博物馆发展简史
 
世界最早的儿童博物馆——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成立于1899年,不同于传统博物馆受众的广泛性,这是一家专门以儿童及其家长为目标访客而设计的博物馆。1913年,波士顿儿童博物馆建立。随后的14年里,底特律儿童博物馆、印第安纳波利斯儿童博物馆、哈特福德儿童博物馆相继成立并服务于其所在城市的受众。在第五家儿童博物馆成立19年后的1946年,波特兰儿童博物馆对外开放。随着这些儿童博物馆的出现,儿童博物馆行业也正逐渐形成。
 
受诸多因素的影响,美国儿童博物馆在最初的70年里发展较为缓慢,到了上世纪70年代,儿童博物馆一共只有30多家。80时代,受美国公共基础教育改革、婴儿潮父母对其孩子“本真”教育等思想的影响,儿童博物馆在美国开始迅速发展,到80年代末,儿童博物馆的数量已突破50家。20世纪90年代开始,几乎每年都会有新的儿童博物馆对外开放。短短的10年间,美国儿童博物馆的数量由50多家迅速扩展到100多家,这意味着儿童博物馆行业迎来了蓬勃发展的鼎盛时期。根据美国儿童博物馆协会最近的统计数据显示,全美共有近400家的儿童博物馆,这些场馆年接待访客人次超过3,000万。
 
1996年5月,中国第一家儿童博物馆——上海儿童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该馆以展陈与互动相结合的方式,为孩子提供了学习和探索的新天地。随后出现了北京豆豆家科技馆(民营)和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呼和浩特市老牛儿童探索博物馆和香港儿童探索博物馆。

儿童博物馆的教育理念


 
伴随着数量的增长,儿童博物馆的教育理念也在不断升级发展。早期的儿童博物馆更像是传统博物馆的缩微版,其所陈列的与儿童相关的展品也是不能被触摸的。1960年代,迈克尔·斯波克(Michael Spock)领导下的波士顿儿童博物馆创造性地引入了“动手学习(hands-on learning)”的理念,让儿童博物馆重新焕发生机,随后的几十年,这一教育理念被越来越多的儿童博物馆和其他类型的博物馆所接受,而一批新的儿童博物馆也正是在这一理念的影响下被规划建设。
 
丰富多彩的探索式、创新型和动手类教育活动,也使得儿童博物馆的互动性和参与性不断增强,儿童博物馆也越来越受孩子和家长们的欢迎。在之后的几十年,特别是近20年里,除融合艺术、科技、历史等多方面内容的综合类儿童博物馆外,许多专题类儿童博物馆也在美国不断涌现。
 
简而言之,从传统的陈列式走向现代的以儿童为中心的、互动式的场馆,儿童博物馆的教育理念来源于许多广为接受的教育理论,这其中就包括约翰·杜威、皮亚杰、蒙台梭利等现代教育家的思想。需要特别强调的则是探索式学习的理念和多元智能理论在儿童博物馆中的广泛利用。
 
所谓探索式学习,指的是儿童通过自主探索,亲自动手实践完成对周围世界的认知和事物规律的判断。探索式学习非常符合儿童的发展规律,也是这个年龄段孩子的主要学习方式。和成年人不一样,儿童无法通过讲授式的学习达到认知的目的。为儿童提供自主探索的机会和环境,可以充分调动孩子的学习兴趣。
 
儿童博物馆鼓励孩子进行探索式学习,在展项的设计和选择上也依据多元智能理论,充分考虑不同年龄段孩子不同的学习方式,确保每个孩子都能够找到自己适合的学习内容和空间,按照自己适合的方法和节奏去学习。同时,儿童博物馆在空间布局、色彩设计和材料选择等方面都从儿童角度出发,力图为孩子营造最适合他们学习的环境。

儿童博物馆的作用和多元社会效应

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詹姆斯·赫克曼(James J. Heckman)对教育投入与社会回报的研究报告表明,与小学教育、中学教育和大学教育相比,在早期教育投入所产出的社会回报最高,随着年龄的增长,教育的投入和产出比越来越低,投入建设并整合早期教育资源能带来最大的社会效应。
 
儿童博物馆的作用和多元社会效应主要包括:

教育价值——对教育界的影响
 
儿童博物馆对学校教育的补充和支持
儿童博物馆通过承载不同教育目标的各种展项,让孩子们根据自己的兴趣和能力,自主选择探索学习的内容,在玩的过程中,获得终身受益的学习能力。儿童博物馆拥有不同于学校教育的学习环境、教育理念、教育方式、教育目标等,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和支持。
 
儿童博物馆对家庭教育的协助和支持
快节奏的城市生活中,双职工家庭越来越多,巨大的工作压力也导致家长陪伴孩子的时间被压缩。而且,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加速,儿童的公共活动空间日益减少。儿童博物馆为儿童和家庭提供高质量的互动平台。它不仅是儿童学习的乐园,也是家长学习和交流的地方。儿童博物馆提供权威的家庭教育指导,例如定期或不定期举办的教育教育专业讲座和培训,帮助家长们就一些共性的问题进行交流和指导。
 
儿童博物馆对博物馆教育功能的提升
儿童博物馆将“互动”“触摸”“探索”等方式引进博物馆教育领域,打破了传统博物馆“禁止触碰”“禁止喧哗”等诸多限制,提升了博物馆的学习体验,使博物馆变得更加以访客为中心,更加强调访客的参与。
 
儿童博物馆对教育资源的整合功能
儿童博物馆可以广泛集合教育资源,这些资源包括高等院校、图书馆、其他类型的博物馆、社会机构等。在集合资源的基础上,儿童博物馆将其以儿童可以接受的方式进行输出,架起儿童和学习内容之间的桥梁。同时,这种集合有时候也能创造性地实现资源互补,提升资源利用的可能性和丰富性。
 
经济效益——对地方经济的影响
 
根据美国儿童博物馆协会提供的数据,30%以上的儿童博物馆是城市的名片,带动了城市的夫姓和繁荣。儿童博物馆所带来的人流量,使其成为辐射周边餐厅和零售业的核心。该协会的调研数据还显示,美国儿童博物馆每年的访客量超过3,000万人次,2014年,儿童博物馆带动的经济总量为4.48亿美元。
 
旅游效应——对旅游相关产业的带动
 
根据美国儿童博物馆协会的调查研究,包括儿童博物馆在内的非营利艺术机构是旅游业的重要支撑,慕名而来的游客人均消费22.87美元(不含门票)。这个消费额度为当地带来了相当可观的财政创收。此外,该调查结果同时表明,外地游客的平均消费额度约是本地游客的两倍。由儿童博物馆直接和间接带动的产业包括旅游业、交通、酒店和餐饮等。
 
民生效应——解决就业、消除贫富差距
 
儿童博物馆的建立,为所在城市带来大量就业的机会,包括儿童博物馆所需的专业人才岗位以及儿童博物馆所带动的周边服务业、旅游业所需要的各种岗位。在一定程度上,这帮助了当地政府解决了就业问题。
 
此外,儿童博物馆相对低廉的门票价格,让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享受到儿童博物馆的教育资源。美国儿童博物馆协会的数据显示,全球有50%的儿童博物馆为低收入家庭提供减免门票服务。另外,儿童博物馆还为特殊人群(残障儿童等)提供特殊的服务,例如为特殊人群设置特殊展项体验。这些都为消除贫富差距做出了特殊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