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课题

研究课题 | 儿童博物馆真的具有教育价值吗?

 
博物馆儿童教育与儿童博物馆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内已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形成了以儿童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和以“动手操作、互动探究”为特点的教育模式。截至目前,全世界共有超过300家儿童博物馆。

2012年,老牛基金会适时地引入了这种教育模式,在吸取欧美儿童博物馆建设经验的基础上,结合中国传统的教育思想,率先在北京和呼和浩特捐资兴建了两座儿童博物馆,其中位于北京的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以下简称“探索馆”)于2015年6月正式对外开放。从设计阶段开始,探索馆就将自己的教育目标设定为儿童的认知能力、创造力、问题解决能力、自信心等知识经济和21世纪社会所需要的技能。

如今,它已开馆四年有余,这些教育目标究竟实现了吗?儿童博物馆真的具有教育价值吗?
 

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

 
研究背景

就在探索馆开馆之际,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中国儿童博物馆教育研究中心(前身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中国儿童博物馆研究中心”)在老牛基金会的资助下,联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中国教育研究中心,着手启动了一项为期三年的研究计划。
 
通过回顾文献不难发现,儿童博物馆领域的相关研究的基本情况是:
 
国际上对儿童博物馆教育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系统性评估并不多见,国内实证研究也相对缺乏。
 
现有研究中涉及的教育效果主要还停留在理论论述和描述统计层面上,样本规模较小,跟踪时间不长,研究方法不够严格。

在评估研究中直接测量儿童发展结果的影响研究数量较少、测量范围狭窄,相关教育结果的测度方式以家长或教师报告等间接测评方式为主。
 
评估对象集中在展览或项目之上,缺乏整体性研究。
 
以学前阶段儿童为对象的研究不多。
 
另外,从现实意义来看,作为一种新近引入中国的教育模式,儿童博物馆是否真如理论所期待的那样产生教育收益和社会收益,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研究方法

为了更为科学和客观地评估儿童博物馆经历对于入馆儿童的教育效果,这项首创性的评估研究以实验法为主,观察法和问卷调查法为辅。 

1.随机干预实验研究
 
首先,项目选用了实证研究中的“黄金方法”——随机干预实验研究(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在实验设计中,我们随机将项目儿童分为两组,其中实验组儿童获得18次入馆机会,对照组儿童没有此项机会。通过采集干预前后两次测评数据、对比两组儿童在创造力等儿童发展指标上的差异,可以推断儿童博物馆经历对于儿童发展的效应。这项研究的本质为社会实验研究,与实验室内的实验研究相比更为自然。
 
2.预实验
 
为了积累研究经验,项目组首先设计了预实验,先期进行了小规模预研究,然后扩大规模进入正式研究。
 
3.指标
 
所用儿童发展指标较为全面,包括创造力、认知、问题解决能力、语言、科学素养、自信心和学习品质七大领域。这些领域的选取参考了国际儿童博物馆的教育目标和探索馆所设定的教育目标。
 
4.实验对象年龄
 
对于儿童年龄段的选择,研究组综合考虑了多种因素,最终选择4岁中班阶段,一方面是因为3岁小班阶段的幼儿刚刚入园,存在适应问题,不便测评,另一方面是因为5岁大班阶段的幼儿在一年后即将毕业进入小学,较难跟踪,容易流失大量样本。
 
5.两种模式:“家庭散客模式”和“幼儿园团体模式”
 
家庭散客模式的典型特点为“家长陪同”和“非正式活动”,参与研究的300余名背景多样的4岁幼儿家庭通过抽签的方式被随机分成两组,实验组幼儿通过随机抽签方式获得门票,在周末由家长带着进入老牛儿童探索馆参与活动,在馆内自由探索,总共18次机会,为期两个学期。
 
幼儿园团体模式的典型特点为“教师带队”和“正式活动”,通过多方联系,以分层抽样和自愿参与为原则,项目组从北京市西城区和东城区抽取4所幼儿园(每个园中抽取2-6个相似班级,共计约300名中班幼儿),其中2所为一级一类公办园,1所为普通街道园,另1所为普通民办园。实验组儿童定期由主班教师带队入馆参与活动,每次活动时间为一上午,他们在入馆后先进入参加由北师大研究中心老师指导、哥大学前教育研究团队开发的活动课程,然后在30-40分钟的集体活动之后,自由在探索馆内活动,选择自己喜欢的区域玩耍。

自2016年5月起,研究团队经历了文献研究、工具筛选、专家咨询、购买或开发等流程,对照教育部《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逐步确定了每一类儿童发展结果的测评工具。其中五项由测试人员一对一进行直接测评,自信心和学习品质两项测评结果通过家长或教师问卷获得。
 
2017年9月,在完成了第一次测评(前测)数据采集之后,研究团队于秋季学期之初即告知实验组家庭可以开始预约入馆并采取相关措施鼓励实验组儿童积极入馆。两个学期之后,2018年6-9月,项目组实施了第二次测评(后测)。
 
因为儿童生病、出国、返回老家等不可控的因素,部分儿童缺失部分项目的数据,最终两期数据齐全的样本量约为:230个家庭散客模式儿童和220个幼儿园团体模式儿童。不同测评项目的有效样本数略有差异。
 
为了更为全面地分析老牛儿童探索馆的教育效果和社会效果,研究者还采用了观察法、问卷调查法、网络评价数据分析等研究方法作为辅助。馆内实地考察和对运行数据资料的采集和分析,则有助于分析老牛儿童探索馆的社会效果。

研究结论

研究者检验了实验组和对照组儿童的前测平衡性,运用均值差异T检验估计实验效果——入馆经历对儿童认知能力的干预效果,并在必要时采用最小二乘回归分析和倾向得分匹配进行了补充分析。


家庭散客模式
 
在家庭散客模式中,实验研究结果表明,入馆经历对儿童的创造力(原创性)、认知、科学素养、问题解决和自信心五大领域产生了显著的提升效应,特别是儿童的加减能力和认知总分均显著增加。
 
幼儿园团体模式
 
在幼儿园团体模式中,儿童博物馆经历在创造力(流畅性)、认知、问题解决三个领域呈现了积极的效果。
 
因此,儿童博物馆对儿童早期发展的七大类关键结果中大约一半的领域产生了显著的积极效应。两个干预模式的共同作用领域为创造力、认知和问题解决能力。
 
其他观察结果
 
探索馆的活动经历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家庭模式儿童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科学素养、问题解决能力和社会交往能力,部分家长的行为也发生了改变。
 
对流动儿童入馆活动观察和教师访谈资料的分析表明,周末入馆活动给孩子带来的教育效果较为明显。
 
馆内观察研究也印证了幼儿园模式的相关效应,额外发现了科学素养领域和学习品质领域的提升效应。



基于151位家长问卷的数据分析表明,入馆家长对探索馆的满意度较高,各项得分均在8分以上(满分10分)。大部分家长认为探索馆的活动提高了孩子的创造力、认知、科学素养、探索能力和问题解决能力,增强了孩子的自主性和自信心。基于大众点评网的家长评价数据分析表明,家长评价以积极为主。家长认为场馆规模足够大,设施多且项目丰富,能让孩子释放能量;活动设计新颖、先进独特,寓教于乐,符合儿童身心发展特点;动手游戏多,有助于激发孩子的参与感和自主学习能力,能够促进亲子互动。人员服务方面,大部分家长认为馆内工作人员充足、态度温和、服务贴心。环境卫生方面,场馆整洁干净、温度适宜、色彩温暖、安保措施完善。
 
综合而言,综合上述研究和文献研究、实地考察,我们可以认为,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的创建和运营产生了一定的教育效应和社会影响,对北京乃至中国的校外教育和博物馆儿童教育有着积极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