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课题

儿童观众研究联合课题 | 从“理解评估思维,确定研究问题”开始

儿童观众研究联合课题
 
为了帮助博物馆切实解决在开展业务、服务儿童观众时遇到的实际问题,提升博物馆人员的业务技能和理论研究水平,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中国儿童博物馆教育研究中心策划牵头成立了“北京师范大学博物馆研究网络”。在弘博网的鼎力支持和深度参与下,北京师范大学博物馆研究网络2020年第一期“儿童观众研究”联合课题于5月21日正式启动,包括南京博物院、上海自然博物馆、广东美术馆、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等在内的数家场馆参与了本次课题研究。
 
针对儿童观众研究这一主题,研究中心邀请到深耕该领域多年的国内外专家、学者指导研究网络成员,以本馆展览或教育项目为案例,用历时一年左右的时间,经历从发现研究课题、筛选研究方法,到收集研究数据、得出研究结论的完整周期,在系统学习和实践观众研究方法的同时,产出并发表有价值的实证研究报告。
 
这一期“儿童观众研究”联合课题的学习共包含三个模块:
 
1.评估思维(Evaluative Thinking – What? Why? How?)
 
2.选择并调整数据收集方法(Select and Adapt Data Collection Methods)
 
3.分析收集到的数据(Make Sense of Your Data)


 
6月18日,联合课题模块一的工作坊在线上举行。
 
本次联合课题是一项解决博物馆实际问题的行动研究(Action Research),研究网络的成员需要基于自身的业务实践——展览、教育活动或观众服务等开展。在线上工作坊开始前,场馆在专家的指导下确定了该馆研究所依托的项目。
 
模块一课程目标
 
工作坊一开始,外方专家Patricia Rodewald介绍了联合课题模块一的课程目标:
 
1. 理解什么是评估思维,它为什么有用,以及如何运用它开展研究;
 
2. 确定在本次课题中要研究的展览、活动或场馆体验
 
3. 确定要研究的问题(1-2个)。
 
模块一课程结束后,场馆将接受中外方专家的一对一指导,完成研究项目的设计


 
模块一内容分享
 
01 评估思维
 
在设计一个评估项目前,首先应当理解什么是评估思维以及它的重要性,然而这一概念对多数研究网络成员来说是较为陌生的。在工作坊上,Patricia Rodewald阐述了评估思维的概念,她将评估思维比作好奇心,认为它是博物馆从业人员做好访客工作的前提,并举例说明如何运用评估思维以及它会为场馆其他工作带来哪些积极的影响。


 
02 DIY评估
 
评估是一套完整严谨的工作流程,更是一种工作精神!
 
对于本就非常忙碌的博物馆工作人员来说,DIY评估是运用“评估思维”来思考的过程,重点是围绕一个有意思的“大问题”,深入思考如何收集和应用数据,提升工作质量和访客体验。


 
03 “大问题”
 
在设计一个研究项目时,首先要确定研究的目标和问题。这里所指的问题是“大问题”。
 
在工作坊上,外方专家Marianna Adams提出了“大问题”的概念,她解释说,大问题是一项研究的核心问题,它决定了研究方法和数据分析过程——这与博物馆从业人员在研究中向访客提出的问题不同
 
Marianna Adams接着列出了好的大问题应当具备的五项标准,包括:
 
· 相关/高优先级 Relevant/High Priority
 
· 可控/可实现 Manageable/Achievable
 
· 可衡量 Measurable
 
· 可行 Actionable
 
· 超出一般的范畴 Reach beyond the common questions
 
为了帮助研究网络成员更好地掌握设计研究问题的方法,Marianna Adams根据其二十多年的博物馆评估工作经验,将“大问题”总结为七个大类
 
· 好处/影响 Benefit/Impact
 
· 观众 Audience
 
· 感知和喜好 Perceptions/Preferences
 
· 活动和项目优化 Program/Project Model
 
· 行为和使用 Behavior/Use
 
· 宣传 Marketing
 
· 后勤管理 Logistics
 
并在此基础上将她过去在观众研究项目中使用过的“大问题”进行整理,以期启发研究网络成员构思出本馆研究项目的“大问题”。


 
后续研究安排
 
工作坊结束后,研究网络成员将带着专家布置的任务,开始第一阶段的在馆研究——制定本馆的“评估思维研究任务”。中外方专家将在此阶段,通过微信群全程指导场馆的研究,并将适时举办一对一的实时在线会议,讨论研究中遇到的问题。
 
对于研究网路的成员来说,儿童观众研究联合课题既是一项研究任务,也是一个学习过程。三个模块的内容,既有在线工作坊的讲解,也有在馆研究的实践,同时也可以实时得到中外专家的指导,未来的研究成果不仅能指导日常工作的改进,还将做进一步地理论提升,产出学术成果并结集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