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期刊

《博物馆》博物馆与儿童教育专辑 | 浅谈博物馆策划实施教育活动的情感互动要素


摘要
 

博物馆教育活动作为展览的延伸,可以帮助儿童深度解读展览,日益受到亲子观众的重视,本文从教育活动主题策划、流程设置、教育内容研发以及实施过程等方面入手,重点以情感互动为视角,在分析具体案例后提出博物馆策划实施教育活动为儿童解读展览及展品的一些要素,如运用跨学科知识进行策划、关注儿童兴趣、启发式引导、活动流程设置、展厅参观环节和儿童动手环节均需要关注与儿童的情感互动。

随着观众对展览深入了解学习意愿的逐步增强,观众已经开始要求博物馆提供较为深入理解展览展品的服务,从而更好地帮助观众理解展品及其背后的文化内涵。博物馆教育活动作为一种比较灵活的教育形式日益受到家长和儿童(本文所指儿童,以《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为准,将儿童定义为年龄不大于18岁的人)的喜爱和关注,博物馆教育活动逐步成为延伸和解读手段,本文以首都博物馆近年来的几个临时展览教育活动为例,从博物馆临时展览的教育活动主题策划、流程设置、教育内容研发以及实施过程等方面入手,重点以情感互动为视角,提出博物馆通过实施教育活动为儿童解读展览及展品的一些要素。

博物馆教育活动的定位与价值——展览的延伸与解读方式

博物馆教育日益受到观众重视:如何让儿童在博物馆得到更多的体验,增加更多的互动成为摆在博物馆工作者面前的问题。一些研究成果陆续向我们展示,儿童不是处于被动吸收知识的状态,而是出色的学习者。“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博物馆,教育工作者都必须运用学习理论来指导实践,设计出适合不同年龄儿童的活动。只有深入理解儿童的学习特点,教育工作者才能在儿童探索各种物品和艺术品的过程中,满足他们在社会、情感、身体和认知等方面的需求。”

有博物馆教育工作者总结出博物馆青少年教育现状和存在的问题如下,“青少年冷落博物馆、缺乏专业的社会教育人才、展览常年不变,难以吸引小观众、政策和体制滞后等”,在解决增加博物馆与青少年互动的问题方面,提出了“策划研发系列活动,以个性化的教育活动助推青少年发展”对策。正如文中总结归纳的情况,博物馆为提升儿童观众对展览及展品的理解和兴趣,会通过策划实施专门的教育活动来为儿童观众服务。国内目前大多数博物馆都对基本陈列推出本馆策划的教育活动、在节假日等推出相关主题的教育活动,针对临时展览项目,近年来也会结合展览内容推出教育活动,增加对展览的解读。

笔者认为,博物馆教育活动是展览的延伸与解读方式,一个让观众喜爱且有收获的儿童教育活动应具备一些要素,其中策划是关键,内容是核心,流程设置及实施过程的应对以及主持人的素质和理念等环节均是教育活动成功举办的重要因素,而所有的要素和过程,都与情感互动紧密相关。利维·维果茨基说:“如果一个人能够及时与他人互动,而且他人能够带着此人迈上更高的知识阶梯,就表明学习已经发生。”这句话特别适用于对儿童的教育,尤其适合在博物馆接受非正式教育的儿童。儿童接受的教育,取得的教育效果,应该说都与互动息息相关,学习是在互动过程中自然而然产生的。所谓“润物细无声”,就是博物馆教育最有价值之处,永远不用刻意做什么,却可以影响他很多。

如果说儿童参观博物馆展览时更多依靠视觉和听觉进行学习体验,那么参加博物馆的教育活动则可以调动儿童视听、触觉等感觉器官,充分进行情感互动,从而提升儿童在博物馆的体验效果。

博物馆策划儿童教育活动需要关注情感互动

1. 策划教育活动时需要运用跨学科知识

目前,国内博物馆临时展览的展期一般比较短,往往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从教育活动的角度讲,临时性展览(以下简称临展)的教育活动不同于博物馆的节庆类的传统文化活动策划,传统文化活动策划重在对节日内涵的挖掘,有些活动可以在博物馆教育活动空间独立完成,很多活动甚至都不需要和展览相关联。博物馆临展活动策划则需要在对展览及藏品了解的基础上,进行跨学科的知识拓展,这个拓展,不仅要关注展览的主题和展品的文化价值,还要关注对儿童进行展品的解读,这就要求博物馆策划人员不仅要了解历史、文物知识,而且还要有教育学、传播学、儿童心理学等知识储备。

例如首都博物馆2017年临展“美·好·中华——近二十年考古成果展”,笔者和同事共同策划实施了“袋袋相传——领略纹饰之美”亲子活动,活动根据该展览中精美的青铜器,提取关于青铜纹饰的知识讲解给亲子观众,引导他们了解知识后到展厅寻找自己喜欢的青铜纹饰或者其他纹饰,之后让亲子观众分别在大小牛皮纸袋上绘制青铜纹饰,我们的教育专员亲手绘制示范了大小两个纸袋拼接后成为一个完整的青铜纹饰的牛皮纸袋作品,参加活动的观众都饶有兴致地绘制起来。这个活动的成功之处在于,博物馆教育活动老师对青铜器文物的纹饰进行解读,之后亲子观众展厅寻宝,可以发挥其主观能动性,调动他们自行探究的兴趣;动手部分则通过亲子观众合作配合亲笔绘制,让他们在传统文化的浸润下增进亲子观众之间的感情。因此,笔者认为好的活动策划,要求策划人要将传播学、教育学、心理学、历史等知识融会贯通。

在活动结束之后,笔者和家长沟通时了解到,有一位家长之前走马观花地带孩子参观博物馆该展览,孩子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收获很少;这次活动之后,孩子喜欢上了青铜纹饰,而且主动要求家长再带她去参观这个展览。还有一位家长说,孩子选择了一件文物上一个精美但绘画难度很大的凤凰纹饰,用手机拍照之后,坚定地要绘制,这位妈妈自己不会画画,对于孩子独自完成这么复杂的纹饰绘画没有信心,告诉她可以选择一个简单的绘画内容,但孩子很坚定自己的选择,当孩子绘画后,她还帮助妈妈修改了妈妈绘制的一个简单纹饰,并且在最后用骄傲的语气对妈妈说,“我就说我行吧?”参加活动不仅让孩子喜欢博物馆,也让孩子更加自信。这也是笔者以为的教育活动的收获,即建立在情感互动中的收获。

2. 活动策划主题和内容要兼顾儿童的兴趣和情感共鸣

“博物馆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激发观众对于藏品‘故事’的兴趣,而不仅仅局限于视觉因素的吸引力。”博物馆教育活动策划的主题和内容需要兼顾知识性和趣味性,其间所发布的文案信息、深度挖掘藏品背后的故事都需要博物馆具有这样的意识,时刻以儿童和家长的心理状态为依据。

博物馆的教育活动,大多依托展览展品展开,因此策划的主题活动既要体现展品的特点,又要与生活有一定的联结,比如“都市·生活——18世纪的东京与北京”展览中,笔者策划了“两个都市的三百六十行”“为敬爱的师长设计美丽的衣衫”“探索服装背后的美丽纹饰”等几个活动。这些活动中,“两个都市的三百六十行”采取了让孩子们猜职业的方法来了解东京和北京18世纪的不同职业,而且,我们让孩子进行即兴的戏剧表演,让孩子们自己制作简单的道具并演绎该行当,孩子们有的扮演卖糖葫芦的、有的表演弹吉它、有的折纸鹤说要开店、有的扮演公交车司机。而在“探索服装背后的美丽纹饰”的活动中,我们则分别介绍了18世纪时日本和中国服饰的美丽纹饰,在对照解读之后,孩子们自行设计绘制了盘子。 

 

二人小组配合表演吆喝卖糖葫芦



集体展示自己的作品

 

3. 儿童教育活动策划重在探究式引导

儿童教育活动策划的成功与否还在于引导儿童探究和思考,如果仅仅是讲解知识,孩子们会觉得困乏,如果仅仅是玩乐,家长们觉得孩子收获太少。教育活动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呢?笔者通过对参加活动儿童的调查问卷及随机访谈了解到,有些孩子觉得手工时间太短了,有些孩子觉得参观时间太短了,有些孩子觉得讲解的知识里有趣的东西太少了,一个好活动策划成功的标准究竟是什么呢?美国史密森早教中心创始人莎伦提出“早期学习策略:主题体验——学会观察——探究;游戏——感官体验——讲故事”。笔者认为,不论应用哪种策略,都是通过教育策略引导儿童提升探究能力,加强体验感受。

根据国内博物馆学者的总结和归纳,儿童喜欢到博物馆学习,最吸引他们的是馆藏实物与图片资料,博物馆内的教学因有情境性而生动,专业人员的独特视角对儿童充满吸引力。同时因为博物馆教育非应试性教学,所以孩子们会觉得比较轻松。

博物馆寓教于乐,调动多种感官让孩子有启发、有思考、有情感互动、有收获的学习模式是博物馆教育活动成功的重要因素,因此,在增加展厅体验、增加动手参与以及趣味性教学基础上,教育活动老师的启发和引导是不可或缺的。博物馆发挥自身馆藏和研究优势,在策划教育活动时需要时刻注意对儿童的启发式引导,这些引导既包括对藏品的观察、欣赏角度的引导,也包括对藏品背后故事的价值观引导:比如教师节为敬爱的师长设计一件美丽的衣服,就要引导孩子们尊师,介绍我国尊师重教的传统文化。当孩子们来到展厅,看到中日两国的《闹学图》时,不仅会觉得很轻松快乐,而且也体会到老师的不易,再回到活动室为师长设计服装时就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更为积极的情感。

博物馆实施教育活动需要关注情感互动

让孩子参与并且能够有所启发和思考的策划是成功的重要因素。在博物馆的教育活动实施阶段,要关注儿童在博物馆里的情感互动。美国博物馆协会博物馆教育专委会在《卓越工作:博物馆教育工作原则与标准(2005年)》提到:“博物馆教育工作者是帮助博物馆实现其教育使命的专业工作者……作为博物馆团队的一员,博物馆教育工作者服务于观众的参观学习,致力于使多元化的观众获得有意义的和持久的学习体验。”对儿童观众来说,能够得到有意义的和持久的学习体验,往往需要“以情感人,以理服人”。儿童观众在情感互动中接受教育工作者本人,继而接受教育工作者的引导和体验,同时更易于从理性上认同博物馆需要传播的理念及信息。

1. 博物馆展览教育活动的流程设置需要满足儿童的情感互动需求

一般情况下,博物馆教育活动在开始时先要简单讲解一些展览的相关背景或者文物知识,之后逐步引导到让儿童实践在博物馆进行探究性学习的方式中,如何在整个流程设置中提升儿童的探究意识并引导他们的情感互动呢?

在教育活动的讲解过程中,要关注孩子的感受和呼应,关注提问互动环节;教育活动的流程设置需要关注儿童的兴趣点:活动开始时,儿童的注意力比较集中,吸收知识的意愿比较强,这个阶段儿童对于知识充满兴趣,因此可以通过上课的形式为儿童解读展览及展品;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要带领儿童展厅参观,这种参观活动能够引起儿童的兴趣,带领他们走走看看、听听想想,调动他们的各种感官的综合使用;待回到活动室后,可以询问他们的感受,带领他们做主题手工活动,看到了,听到了,动手做了,充分发挥儿童的主观能动性,更容易让他们印象深刻。

故宫博物院为学生开展的“藏品阅读”教育活动,是以学生为主导的课程设置,他们的流程是博物馆老师在教室外向学生讲解课程规则与任务,孩子们自行观摩,选择研究对象,以个人和小组为单位对藏品进行观察和发问,由现场展示文物的老师负责对孩子们的猜测讨论回答简洁地记录,比如这件藏品在古代是做什么用的?诸如此类的问题,面对这些问题,孩子们要自行探索,记录自己思考过程中的问题和答案。最后形成一致意见,小组进行展示。整个过程生动有趣,充满了情感互动,且锻炼了孩子们的各种能力。“与文物共处一室,应该注意哪些问题?想要仔细观察这件文物,应该怎样拿取?是否所有文物都需要戴手套操作?——学习的是文物基本的操作规范;该从哪些角度来观察藏品?怎样判断他的功能?——学习的是思考方式;怎样向组员解释自己的观点,并让别人信服自己?——学习的是自我表达;怎样能够与组员达成一致,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学习任务——学习的是团队合作……”

一般来说,博物馆教育活动的流程设置中还要有对儿童提要求的环节,我们面对的孩子,也是博物馆的观众,因此在教育活动中,我们要引导他们学会保持礼貌、安静友爱的参观礼仪。

2. 展厅参观环节需要关注与儿童的情感互动

博物馆与观众的互动中博物馆担当的角色需要进一步清晰,而与观众互动, 需要“创造出宽松适宜的环境,公众主动发掘自身的科学(文化)兴趣和发现力”。博物馆教育活动实施中需要关注情感互动,不仅需要活动的负责老师专业能力突出,还需要关注儿童的心理、生理特点。

在教育活动中,带领儿童参观展厅时,展厅空间是情感互动的背景,展览展品的知识则是媒介。在展厅参观的儿童,他们大多数对展览内容并不熟悉,对文化背景也很陌生,因此需要教育老师自行消化一些知识后,用生动有趣、深入浅出的语言讲述出来,从而提升儿童的兴趣,既扩大他们的知识面,又要启发他们的思考。这就需要教育老师既要有深厚的文化修养,还要有亲和力,能在短时间内走进孩子内心。

同时带领儿童参观展览,不能简单地照搬大纲或者展览讲解词,而是要站在儿童的兴趣角度对展览进行解,也就是讲解人员要为儿童做儿童展线的解读,这条展线由活动老师来掌握,既要把教育活动相关的重点展品进行解读,又要对展览的框架和思路进行解读。这样的解读思路是建立在对展览的整体内容把握和对儿童了解的基础上的,在国内展览目前没有为儿童设立儿童展线之前,教育活动中的儿童展线解读就显得非常重要。例如,笔者带领儿童观众参观“天路文华——西藏历史文化展”时,就会把重点放在黄金面具、猴、茶马古道、金奔巴瓶、贵族茶具、藏族的戏剧祖先、海螺乐器、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进藏、会盟碑、唐蕃古道、松赞干布像以及唐卡上,选择较为精美、历史文化内涵较深刻、有教育意义、能够反映文化融合的文物进行重点解读,形成儿童参观展览的一条线索,从而帮助孩子理解藏族的历史文化。在“都市·生活—18世纪的东京与北京”展览教育活动的展厅参观环节,笔者带孩子们重点了解两个国家文化的异同,通过对服饰、招牌、绘画、节庆、玩具、戏服、休闲生活器具等方面文物的解读,通过让他们猜测器物用途、材质、工艺等方式,讲述文物背后的故事。 

 

孩子们在老师带领下参观展厅

 

3. 动手环节需要激发儿童与博物馆的情感互动

作为博物馆儿童教育活动很重要的一环,动手环节必不可少,这是可以充分调动儿童自主性探究积极性,以及提炼对博物馆的深层次体悟的重要环节。在这个环节里,博物馆的儿童教育活动想要取得好的效果,要策划儿童喜欢的教育形式和内容,根据笔者的经验,教育活动材料不见得多么昂贵和稀缺,恰恰用一些简单的教育材料可以取得不错的效果。通过对儿童心理的揣摩,挖掘儿童深层次的情感和思想,加以引导并对其进行展示,能够起到较为突出的效果。

在一次亲子教育活动后的半年的时间,笔者收到一位家长的反馈,问博物馆什么时候还组织教育活动,他儿子将上次活动时绘制的牛皮纸袋放在钢琴上,经常看且念叨,让妈妈问什么时候还能有活动,特别想要参加。

博物馆不是冰冷的、喧闹的、肤浅的,而是深厚的、有情有义的,有启发有快乐的地方,它应该成为一个精神家园,成为一个疗愈身心之处,有关爱,有懂得。

国内专门为儿童打造的展览数量极少,儿童需要和成人一样按照成人的思维来接受博物馆所传达的信息。因此笔者呼吁,应在所有的展览中设置不连续的儿童展线,选择部分儿童感兴趣的展品进行解读,作为儿童服务的重要方式。此外,博物馆为儿童设置有教育价值、能够充分引起儿童情感互动的教育活动,是非常必要的。正如瑞吉欧教育体系创始人洛里斯·马拉古齐所说的“我们为儿童提供的可能性越多,他们的学习动机就会越强烈,体验也会越丰富。我们必须为他们提供丰富的学习主题和目标、多样的学习情境和模式,以及包罗万象的学习资源和材料,并让他们有机会以多种不同的方式与周围的事物、同龄人和成人互动。”

博物馆的教育活动与其他类型不同,其效果好坏,情感互动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对教育活动增进情感互动的关键因素,笔者作了一个非常粗浅的探讨和总结,希望给从业者一些启发,从而更好地提升博物馆为儿童的服务,提升儿童对博物馆的体验感和收获感。 


 


 

《浅谈博物馆策划实施教育活动的情感互动要素——以首都博物馆临展教育活动策划及实施为例》 一文刊载于《博物院》2019年第3期(总第15期)。作者:杜莹,首都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