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期刊

免费领取《儿童·博物馆·教育》2020年第2期电子版

《儿童•博物馆•教育》
 
2020年第2期
 
卷首语
亲爱的读者:
 
博物馆曾经只是供少数权贵观赏奇珍异物的密室。时至今日,博物馆和图书馆一样,作为一种公共的社区学习资源,本质上要打破收入、阶层等各种不利因素,来支持所有人的终身学习。北京师范大学研究小组最新的追踪研究发现,中国的社区效应与发达国家的社区效应有着一致的分布特征。社区效应以及家庭社会经济地位的跨水平交互作用,可以调节因母亲受教育程度不高而对儿童发展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简而言之,如果3岁以下的幼儿生活在社区发展指数(包括经济发展水平以及社区配套设施等综合指数)更高的地区,那么社区效应可以调节母亲受教育水平较低可能对婴幼儿发展所带来的负面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自“十三五”规划以来,积极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有关规划,在“基本公共文化体育”方面明确提出“深入推进公共图书馆、博物馆、美术馆、文化馆和综合文化站免费开放工作”,是有卓越远见的!如果结合我国目前正在实施“普及、普惠、优质”的学前教育政策,那么推动博物馆开设幼儿教育项目,乃至推动儿童博物馆走入社区,都有助于体现“让世界尊重每一个孩子”的价值观,更有助于真正落实——“学前教育是终身学习的开端,从小培养终身学习者”的理念。
 
博物馆本质上为幼儿提供了一种非正式学习的环境,幼儿在博物馆中体验的是非结构化以及自定步伐的非正式学习。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独一无二的博物馆,为幼儿学习提供了综合性资源。如果用源自维果斯基的“社会-文化”的视角来看,儿童是自身学习与发展的主体,就算是同样的生物或者环境因素也可以产生不同的结果,因为还要考虑到儿童的社会与文化互动等因素。如果说微观系统组成了一个学习共同体,那么儿童的学习就不仅仅是成人或者更加见多识广的“他者”支持的结果——这种支持被称之为“引导性参与(guided participation)”,贯穿儿童学习与发展的全过程,质量的高低取决于双方的互动;此外,儿童学习与发展的过程涉及多个主体,例如不同背景家庭的价值观、各种社会文化机构的亚文化(例如幼儿园和博物馆有着不同的价值观等等),这个过程中的学习需要“观察与参与”。如果说,人类发展生态学理论视角下的儿童更像是“单数名词”,那么“社会-文化”理论视角下的儿童是“复数名词”,儿童是一个“实践共同体”。
 
“社会-文化”理论视角强调儿童的学习与发展是一个共同建构的、社会与文化互动的进程,因此儿童在博物馆中的学习涉及的不是孤立的个体或者仅仅依赖儿童发展出某些具体的知识和技能。在这种视角下,儿童积极主动参与各种博物馆学习活动的过程很关键,在参与过程中,儿童受到活动的影响,同时儿童可以通过与成人或他人协商、分享、创造文化的方式进行参与改变活动。
 
在生态学理论视角看来,儿童身处一个多层嵌套的复杂环境中,其中的微观系统(家庭、幼儿园、小学等)和宏观系统(如文化价值观等)看起来似乎非常遥远,不好捕捉其中的互动。但是“社会-文化”理论视角揭示出,宏观系统中的文化环境尤其是文化价值观、目标和实践等,在嵌套系统的多层结构中都对儿童的经历和活动起着中介作用。因此博物馆学习对于幼儿而言,有着深刻的育人价值。
 
近年来,关于博物馆学习中的“交互作用”成为研究的热点,这里可以包括儿童与成人和同伴的交互作用、儿童与技术的交互作用、儿童与环境的交互作用。与此同时,博物馆学习环境设计日益重视对儿童学习的支持,相关教育项目越来越多地得到公益基金会的支持;此外,博物馆非正式学习环境也激发了幼儿园与博物馆的深刻合作。
 
正是基于上述共识,我们开启了本期特刊。在资讯部分,我们重点关注儿童博物馆和幼儿教育领域那些具有开拓性,值得我们借鉴的海外经验。
 
为了更好地利用博物馆资源促进幼儿的学习和探索,欧美的许多博物馆都开设了附属幼儿园,博物馆中的实物、展览,甚至工作人员本身,都成为了幼儿园宝贵的课程资源。然而,创设博物馆附属幼儿园并非易事,即使是久负盛名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儿童博物馆也在其创设附属幼儿园的过程中遇到了种种困难和挑战。印第安纳波利斯儿童博物馆的早期项目主任和老师用文字记录了他们如何克服挑战,使博物馆附属幼儿园成为一个特别的学习环境,并提出了创设博物馆附属幼儿园的启示。在中国,呼和浩特市老牛儿童探索博物馆的附属幼儿园也在经历了多年酝酿后蓄势待发,致力于以博物馆幼儿园引领中国学前教育的一次变革。洛蕾塔·矢岛和张旎的文章回顾了呼和浩特市老牛儿童探索博物馆附属幼儿园在中国的起源,展望了美好的未来前景。
 
为幼儿提供学习机会并非只有大型儿童场馆和团队才能做到,小型博物馆也可以利用其自身的优势结合幼儿身心发展特点在馆内打造一些灵动的空间,让儿童观众捕捉到他们感兴趣的瞬间。巫筱媛以其参观挪威KunstLab儿童艺术博物馆的经历,为我们展示了小型场馆如何利用有限的资源为幼儿提供珍贵的教育机会。
 
在上一期“博物馆与儿童文化教育”主题中我们提到,尊重文化多样性,并不仅仅意味着在博物馆中展示不同国家或种族的文化,也应体现博物馆对每个个体的尊重。因此,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开始向年龄最小的婴幼儿观众敞开大门。通过分析婴幼儿的发展特点以及美国儿童博物馆为吸引婴幼儿观众而采取的措施,文若予为打造婴幼儿友好型博物馆提出了一些建议。
 
在理论部分,复旦大学周婧景老师的文章《博物馆儿童教育与儿童博物馆的发展》纵向上为我们梳理了儿童博物馆的起源、发展和未来,横向上通过对比国内外儿童博物馆的异同,提出了对我国博物馆儿童教育与儿童博物馆未来发展的思考。成立于1988年的史密森早教中心经过三十多年基于博物馆的早期教育实践探索,形成了其独特的儿童教育模式。创始人莎伦·E. 谢弗在其著作《让孩子爱上博物馆》中为博物馆教育工作人员提供了具体的方法和指导,以更好地支持儿童在博物馆中的学习。
 
在实践部分,我们有幸看到国内的儿童博物馆正蓬勃发展,博物馆从业者们兢兢业业,致力于开发更多适合0-6岁学龄前幼儿的展览和项目。内蒙古博物院的资深讲解员赵学东老师从其自身的童年经历出发,结合自己几十年博物馆实践经验,为我们讲述他从呼和浩特市老牛儿童探索博物馆里发现的教育契机;作为在老牛基金会支持下中国建成的第一座儿童博物馆,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的赵雅琴尚修芹张惟一通过五年来的实践探索,用生动的案例解析了儿童博物馆中的学习方式;2020年“六·一”前夕,位于辽宁省博物馆内的儿童体验馆也向广大小朋友开放了,在文章中,辽宁省博物馆公共服务部副主任张莹为我们展示了儿童体验馆是如何将辽宁地区的地域特色贯穿于一个个有趣的幼儿活动设计中的;基于馆内多年来对教育活动的探索,上海自然博物馆的幼儿教育品牌“野孩子(YEAH KIDS)”已日渐成熟,舒琛朱莹回顾了“野孩子”品牌课程的发展路径,总结了在自然博物馆实施幼儿教育活动的感悟和启示,也指出了实践过程中面临的深刻挑战。
 
不仅是博物馆工作人员,幼儿园老师们也在积极思考如何将博物馆资源融入幼儿园课程中去。一次上海自然博物馆的户外郊游,让幼儿对恐龙产生极大兴趣,上海市芷江中路幼儿园的管佳玮老师利用上海自然博物馆的线上线下资源,基于上海市二期课改主题,和幼儿一起生成了“恐龙的家园”探究项目。在上海的另一所幼儿园里,孩子们在校园里开起了博物馆:上海市大宁国际幼儿园结合“多元文化”的办园特色,在幼儿园内开设出了既有异域风情又充满本地特色的“食文化博物馆”,幼儿的博物意识和收藏意识在此过程中也得到了极大提升。
 
将博物馆教育资源“引进来”,幼儿园老师们探索着馆园结合的新可能;将海外博物馆幼儿教育的积极经验“引进来”,国内的博物馆从业者们探索着有中国特色的博物馆儿童教育发展之路。最后,我们也衷心希冀有一天我们的博物馆儿童教育能够“走出去”,成为世界其他博物馆效仿的典范。
 
李敏谊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
 
学前教育研究所
 
目录

封面
 
前沿资讯
 
一个特别的学习环境――印第安纳波利斯儿童博物馆幼儿园 / 克莱尔·索玛·埃蒙斯等
 
播种:中国的儿童博物馆和博物馆附属幼儿园 / 洛蕾塔·矢岛、张旎
 
西方小型儿童博物馆审美教育的特点与启示 / 巫筱媛
 
打造婴幼儿友好型博物馆 / 文若予
 
理论探讨
 
博物馆儿童教育与儿童博物馆的发展 / 周婧景
 
“让孩子爱上博物馆”——史密森早教中心的儿童教育模式 / 莎伦·E. 谢弗
 
实践真知
 
从我童年的经历看呼和浩特市老牛儿童探索博物馆的教育功能 / 赵学东
 
儿童博物馆中的学习方式 / 赵雅琴、尚修芹、张惟一
 
以儿童为中心,为儿童而展示 / 张莹
 
博物馆开展幼儿教育活动的实践、挑战与感悟 / 舒琛、朱莹
 
寻觅·融合·开发——上海自然博物馆教育资源融合于幼儿园“恐龙的家园”项目实践初探 / 管佳玮
 
在幼儿园开设小微博物馆,培养幼儿博物意识 / 华婷、方菁
 
怎样获得本期内刊?
 
2019年年末,研究中心通过公众号对外发布了伙伴计划,向广大关注儿童早期教育、认同儿童博物馆理念的社会各界朋友敞开大门,以团结更多人的量,携手推动中国儿童博物馆教育的发展,使“让世界尊重每一个孩子”的美好愿景早日实现。
 
研究中心将合作伙伴分为学术合作伙伴发展合作伙伴两类,并为他们提供特殊权益,学术内刊《儿童·博物馆·教育》即是权益的一部分。
 
如果您也想成为研究中心合作伙伴,请点击下方链接,在线提交申请表,通过审核的将被邀请进入合作伙伴微信群,免费获取本期内刊。
 
 
申请成功后,您可以:
 
免费收到研究中心编写的行业资料
 
通过研究中心平台,参与或发起与儿童博物馆教育相关的研究课题,共享研究成果
 
链接同行人脉,对接多方资源
 
优先获得研究中心的会议、培训资讯
 
以优惠价格参与研究中心的会议和培训
 
如在申请过程中遇到问题,请添加CMRC助手微信(CMRC2013)进行咨询。
 
资助我们
 
如果您希望资助学术内刊《儿童·博物馆·教育》,欢迎与我们取得联系。
 
电话:13601158224
 
微信:CMRC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