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期刊

免费领取《儿童·博物馆·教育》2020年第4期电子版

《儿童•博物馆•教育》
2020年第4期

卷首语
 
亲爱的读者:
 
我们知道,前来博物馆的观众并非毫无二致,他们是携带个人背景,怀揣不同动机的各类多代观众。在这些异质亚群中存在一类特殊的受众,约翰·福克(John Falk)将其归类为“facilitator(引导者)”,即“参观博物馆是为了满足某个他们在意之人的需求和渴望——特别是为了他们的孩子”,这类受众我们称之为“家庭观众”。在观众研究的发展史上,罗伯特·拉科塔(Robert Lakota)是首位明确指出家庭观众与一般观众在参观行为上不尽相同的学者。国际上对于博物馆内的家庭群体的研究兴趣主要集中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但在儿童自身体验的声音表达上却呈现惊人的缺失。
 
家庭观众既非常重要又尤其复杂。首先,家庭观众极为重要,在推动博物馆发展、儿童学习和亲子关系改善上具备博物馆学、教育学和社会学的三重意义。因此,家庭观众不仅在儿童博物馆,甚至在传统博物馆也广受推崇。波士顿儿童博物馆一项耗时十年的研究显示,虽然从名字来看儿童博物馆是为了儿童,但事实上儿童却是和大人一起来的,成人观众占比高达49%。于是,在该馆的百岁诞辰之际(2013年),它完成了一个100年的转变,即将其使命重新定义为“为家庭规划”,以便更好地服务于下一个100年。重新开放的美国当代犹太人博物馆将家庭观众视为目标受众,通过4个关键策略吸引家庭观众前来,8年间平均每年持续接待12,000多名家庭观众,从而成为当地家庭出游的重要目的地。博物馆在吸引家庭观众前来的同时,也为自身带来活力和人气。其次,家庭观众又尤其复杂。尚存一系列亟待解决的问题,让我们深感困惑。在儿童参观博物馆时,成人是否需要参与?如果需要,亲子互动究竟有哪些模式,何种模式的体验效果最佳?针对性别差异,亲子互动有何区别?面对偶尔和经常去博物馆的儿童,亲子互动有何差异?围绕不同年龄段的孩子,亲子互动有何不同?参观不同类型的博物馆时,亲子互动又有何差别?本期《儿童·博物馆·教育》将围绕“博物馆与家庭学习”的诸多问题抛砖引玉,试图解答其中一二。
 
在前沿资讯部分,我们搜集了国内外儿童博物馆在“家庭学习”方面的经典案例以及具有开拓性的研究和实践。《儿童博物馆:家庭学习的地方》介绍了儿童博物馆区别于传统博物馆的特点及其在家庭生活中的作用。《印第安纳波利斯儿童博物馆的家庭学习倡议——研究、实践与评估相结合》回顾和反思了由学习创新研究院与印第安纳波利斯儿童博物馆共同进行的一项深度合作项目——家庭学习倡议,关注如何在儿童博物馆中以研究引领实践。博物馆对家庭的支持往往包括提供家庭参观路线、家长指导手册、组织家长讲座等,但如何将博物馆中的家庭学习活动做出新意,不流于形式,真正为家庭观众所用,仍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博物馆中特别的家庭学习活动》一文搜集了各国博物馆中一些特别的家庭学习项目,希望为国内博物馆开设亲子活动和开展家长教育提供一些新的想法。为了更好地支持家长在博物馆中和孩子共同学习,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中国儿童博物馆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旎撰写了《带孩子去博物馆学习的八大攻略》,教给广大家长八个通俗易懂的“陪孩子逛博物馆”的方法。
 
在理论探讨部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中国教育研究中心的龚欣等学者对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家长观众进行调研,深入分析了家庭访客入馆活动特点、动机以及家长对儿童博物馆短、长期教育收益的看法,并据此撰写文章《美国儿童博物馆的教育意义及启示——基于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的家长访谈研究》。来自英国莱斯特大学的博士研究生马丽嘉以伦敦杰弗瑞家居博物馆为例,反思和总结了英国小型主题博物馆提升家长参与度的实践与方法。
 
在本期内刊的实践真知部分,云南民族博物馆的段若钰和黄滢丹在文章《科学传播思想在云南民族博物馆亲子教育活动中的应用》中创新性地提出将科学传播思想与博物馆中的家庭教育活动设计相结合,强调将“公众参与”模型运用到博物馆亲子活动的实践中,以展现博物馆怀着多元、包容、平等的态度与公众开始对话的过程。深圳爱得文儿童博物馆的研究员陈婧将理论与实践结合,分析了国外儿童博物馆展项标牌的设计理念,提出利用展项标牌来促进家庭学习的建议和方法。近年来,许多博物馆也逐渐意识到绘本这一家庭教育媒介的重要性,围绕其馆藏,推出了一系列针对儿童的博物馆绘本。台州市博物馆馆员程龑对国内博物馆界出版的博物馆系列绘本进行了梳理,并结合自身的绘本教学实践,就博物馆绘本在家庭教育中发挥的作用做了初步剖析。除了利用绘本,家长手册也是许多博物馆正在尝试的促进家庭学习的方法。上海自然博物馆结合3-6岁学龄前儿童的发展特点,基于国内外优秀博物馆的实践案例开发了《野孩子的实用家长手册》。本期,我们邀请了手册开发者邓卓、舒琛为读者详细介绍了该手册的形成过程,包括经验依据、内容架构、组织和呈现形式等,希望为其他场馆提供参考。
 
每次造访一家博物馆,当看到孩子偶遇某件展品,无意识地张开嘴,眼里泛着光的瞬间,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用快门记录下。那一刻会触动你,成为你从事这一行业研究或实践最朴素的原动力。尽管博物馆中儿童的高质量体验,离不开博物馆人的共同努力,但事实上更离不开陪伴其左右的家长。约翰·B.邦奇(John B.Bunch)指出,“当儿童在建构自己的认知体系时,成人可以发挥支架作用,启发孩子提出高阶问题,帮助儿童完成操作过程,把从博物馆学到的东西运用到生活情境中。”环顾当下,功利的教育、焦虑的家长和空心的孩子可谓是三败俱伤,博物馆是为数不多的“避风港”,这里既无升学要求,亦无考试压力,孩子能毫无羁绊地自由选择和参与。在这样一个非强制的环境中,建议成人放弃竞争逻辑下的功利主义教育,给予孩子足够的等待和尊重,而非一味催促他们在短时间内获取海量知识,让一个个自主的生命体在丰富多样的探索活动中发现和孵化他们真正的兴趣!
 
“不把全部时间都用在学习上,而留下许多自由支配的时间,孩子才能在自我驱动下顺利地学习”——这才是“教育的逻辑”。
 
周婧景
 
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
 
目录


 
封面
 
前沿资讯
 
儿童博物馆:家庭学习的地方 / 安·列文-贝纳姆
 
印第安纳波利斯儿童博物馆的家庭学习倡议——研究、实践与评估相结合 / 林恩·迪尔金等
 
博物馆中特别的家庭学习活动 / 文若宇
 
带孩子去博物馆学习的八大攻略 / 张旎
 
理论探讨
 
美国儿童博物馆的教育意义及启示——基于布鲁克林儿童博物馆的家长访谈研究 / 龚欣、杨延文、于欣鑫、曾满超
 
英国小型主题博物馆提升家长参与度的实践与方法
 
——以伦敦杰弗瑞家居博物馆为例 / 马丽嘉
 
实践真知
 
科学传播思想在云南民族博物馆亲子教育活动中的应用 / 段若钰、黄滢丹
 
利用标牌促进儿童博物馆中的家庭学习 / 陈婧
 
浅析绘本在博物馆家庭教育职能中的作用 / 程龑
 
上海自然博物馆《野孩子的实用家长手册》的设计与实践 / 邓卓、舒琛
 
怎样获得本期内刊?
 
2019年年末,研究中心通过公众号对外发布了伙伴计划,向广大关注儿童早期教育、认同儿童博物馆理念的社会各界朋友敞开大门,以团结更多人的量,携手推动中国儿童博物馆教育的发展,使“让世界尊重每一个孩子”的美好愿景早日实现。
 
研究中心将合作伙伴分为学术合作伙伴发展合作伙伴两类,并为他们提供特殊权益,学术内刊《儿童·博物馆·教育》(2020年第1-4期)即是权益的一部分。
 
如果您也想成为研究中心合作伙伴,请点击下方链接,在线提交申请表,通过审核的将被邀请进入合作伙伴微信群,免费获取本期内刊。
 
 
申请成功后,您可以:
 
免费收到研究中心编写的行业资料
 
通过研究中心平台,参与或发起与儿童博物馆教育相关的研究课题,共享研究成果
 
链接同行人脉,对接多方资源
 
优先获得研究中心的会议、培训资讯
 
以优惠价格参与研究中心的会议和培训
 
如在申请过程中遇到问题,请添加CMRC助手微信(CMRC2013)进行咨询。
 
资助我们
 
如果您希望资助学术内刊《儿童·博物馆·教育》,欢迎与我们取得联系。
 
电话:13601158224
 
微信:CMRC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