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论坛

回顾 | 博物馆+特殊教育:ELE童博汇·网络研讨会(2021年第3期)


2021年7月28日,由内蒙古老牛慈善基金会资助的ELE童博汇·网络研讨会(2021年第3期)顺利举办。本期会议以“博物馆+特殊教育”为主题,美国博物馆与网络技术联盟会议协调专员兼巴尔的摩Peale历史建筑博物馆学者刘清清、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副馆长尚修芹、广州市少年宫融合教育部部长黄筱瀛等三位嘉宾,围绕研讨会主题展开了2小时的交流与分享。
 
嘉 宾 
 
刘清清
Qingqing Liu
美国博物馆与网络技术联盟会议协调专员 / 巴尔的摩Peale历史建筑博物馆学者
 
尚修芹
Xiuqin Shang
中国儿童中心老牛儿童探索馆副馆长
 
黄筱瀛
Xiaoying Huang
广州市少年宫融合教育部部长
 
主讲嘉宾发言


 
近些年来,刘清清老师一直从事以神经科学理论和博物馆实物教育理论为基础课程的幼儿特殊教育及其家庭教育工作,为患有唐氏综合症、自闭症、寄养儿童等各种有特殊需要的孩子及其家庭提供帮助,为21家博物馆及公益机构组织提供了超过1000个小时的无障碍义工服务,参与了美国多家博物馆特殊教育项目的设计。作为本次网络研讨会的主讲嘉宾,刘清清老师向参会者介绍了美国特殊教育的发展历史与现状,从神经科学理论出发阐释了“博物馆无障碍”的重要意义,并用博物馆学校及儿童博物馆的典型案例,分享了博物馆特殊教育活动、课程的策划要点。
 
美国博物馆教育和特殊教育的历史背景
 
美国将教育划分为正式教育和非正式教育,在人们一生接受教育的时间中,95%的时间都是在博物馆、图书馆等校外场所或在家中接受教育的,由此可见非正式教育的重要性。针对于特殊教育(无障碍教育),则分为硬件无障碍软件无障碍
 
以下法案的推行促进了美国博物馆特殊教育的迅速发展。
 
· 教育
 
1965年《初等及中等教育法》
1975年《残疾⼈教育法》
2001年《别让孩⼦落后法》
2004年《辅助技术法案》
2015年《让每个学⽣成功法案》
 
· 博物馆
 
1998年《美国残疾⼈法案与博物馆》- “每个⼈都被欢迎”指南
2010年《纯⽂字法案》
2014年,美国博物馆联盟AAM通过了《多元化及包容政策》
2017年,AAM成⽴了多样性,平等,可及性和包容性⼯作(DEAI)
 
· 联邦/州政府

1973年《康复法案》
1990年《美国残疾⼈法案》
通⽤设计UD
通⽤课程设计UDL(MD教育法)
⽹络⽆障碍
504协调员
 
博物馆学校的特殊教育
 
以史密森早教中心为例,其通过以下四种方式满足所有孩子的不同学习需求:
 
1. 全纳教育: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可以与普通孩子一起学习
2. 实物教学:让所有孩子都可以通过接触真实的物品去学习  
3. 个性化教育:特殊教育老师为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制定个性化课程
4. 美国手语:特殊教育老师可以用手语帮助孩子学习
 
博物馆课程案例分享:拥抱多样性
 
博物馆教育老师会根据当地社区的人口、语⾔、⽂化特点等,因地制宜地设计课程。
 
面向人群:华盛顿双语学校的5-6岁儿童
该学校的孩子多来自移民家庭和贫困家庭,多数没有去过博物馆。
 
课程目的:通过让孩子认识各式各样的蝴蝶,了解蝴蝶的多样性,进而认识人类的多样性,帮助他们建立自信。
 
第一步:博物馆前课程
 
· 博物馆⽼师去学校给学⽣上课
· 了解学⽣和家⻓的需要,包括特殊⼉童及其家⻓、⽼师的特殊需要
 
特殊需要:
 
· 西班⽛语、移⺠:加⼊西班牙语
· ⾃闭症:为他们单独做可以自主参观的导览
· 贫困家庭,没有去过博物馆:详细地介绍参观流程
· 触觉刺激,害怕蝴蝶:以绘画的形式让他们认识蝴蝶;⽤蝴蝶装饰教室
 
第二步:博物馆课程
 
· 博物馆⽼师带领学⽣及其家⻓、学校⽼师在博物馆上课
 
特殊需要:
 
· 语言不通:图示洗手间
· 累、饿、渴、洗手间:安排休息时间
· 过度刺激:家长、老师带着孩子灵活参观
 
第三步:博物馆后课程
 
· 博物馆教室/回学校上课
 
特殊需要:
 
· 累、过度兴奋:安排休息时间
· 看太多、记不住:巩固新词汇
· 学生、家长、学校⽼师在⼀起:参考博物馆教育原理、教育学原理、神经科学原理,吸引他们的“共同关注”;家⻓和孩子再次来到博物馆,提升亲⼦关系;学校⽼师引导学⽣写⽇记、做游戏,认识⽣物多样性   
 
博物馆无障碍
 
· 硬件无障碍
 
展览
公共设施
官网
博物馆APP
 
· 软件无障碍
 
针对有不同学习需求的观众设计课程,包括:
 
- 特殊需要儿童及其家庭
- 阿尔兹海默症老人及其照顾者
- LGBTQ青少年
- 监狱服刑人员
- 单亲家庭
- 无家可归女性
- 边远山区儿童
- 留守儿童
- 移民家庭
 
 
建议
 
1. 无障碍职业培训
2. 改进博物馆展览增加无障碍“不安全”设计,让家长与孩子形成“共同关注”
3. 增加无障碍和特殊教育的相关展览
4. 每个博物馆都可以为特殊儿童设计感统书包、地图等
 
对话与分享


 
在“对话与分享”环节,三位嘉宾就会前收集到的问题进行了答疑与探讨。
 
Q:博物馆在推动特殊教育方面有哪些优势?
 
刘清清:以美国的博物馆为例,首先,它们做到了硬件上的无障碍,轮椅可以通过,标签、说明牌都会注意到反光问题和字体大小问题,针对视障人士,博物馆会用3D打印制作可以触摸的画,这些能为很多人提供便利。第二个就是博物馆的教育老师,他们一直都在做融合教育的课程,所以会更加理解特殊家庭的需要。另外,一般博物馆的特殊教育老师都能兼顾三代人的需求,包括儿童、父母和祖父母,他们会更加注重培养三代人之间的融合,因为特殊孩子不是生活在一个被隔离的环境中的,他是有家庭生活的,所以博物馆的特殊教育老师也需要培养特殊孩子的家庭,让家长能和孩子一起学习,而无论在软件上还是硬件上,博物馆都是有优势的。
 
尚修芹:老牛儿童探索馆隶属于中国儿童中心,中国儿童中心又隶属于全国妇联,是一个国家级的儿童校外教育单位,因此公益性和教育性是我们场馆的根本属性。我们的公益性,一方面体现在票价的亲民性,另外一个方面,我们发起了一个叫做“童+365计划”的公益项目。这个项目之所以取名“童+365计划”,是因为我们希望可以天天做公益,人人可以做公益,家家可以做公益。从16年开始,我们重点针对患有心智障碍和听力障碍的儿童、留守儿童、流动儿童和患有大病的儿童,每年接待约500组困境儿童家庭。我们也在思考,作为儿童博物馆,我们可以为这些困境孩子做些什么。我觉得第一个方面,我们的儿童博物馆能为孩子提供一个基于实物的学习环境,这对孩子来非常重要的,而这也是它和传统博物馆最大的区别,它能鼓励孩子互动,去动手,去触摸,在这种通过感官探索的过程中,促进孩子身心的发展,这个是儿童博物馆的一个优势。此外,博物馆的展项是主题化的,比如城市广场、建筑工地、开心市集等等,模拟了不同的场景,为这些儿童和家庭提供了一个情景化的学习环境,这是第一点。第二,我们联合康复机构的老师和特殊孩子的家庭,开发基于展项或实物的活动,为孩子提供帮助,这是他们在康复机构或家里无法获得的。第三,我们会联合基金会和企业,开展公益日专场活动,让普通的孩子作为小志愿者与困境儿童家庭互动、融合,希望能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发挥国家级儿童教育单位的引领和示范作用。
 
黄筱瀛:我来自广州市少年宫,所以我不是基于博物馆的立场,而是作为博物馆合作者或者说用户的角度谈谈感受。刚刚刘清清老师提到,在美国,非正式教育占比能达到95%,但我深刻地感到,作为一名校外教育工作者,我们少年宫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从广东省和广州市十四五教育规划来说,校外教育所占的篇幅极小,在上万字的文件中,提到我们的也就几十字,非正式学习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整体理念问题,在政策层面的教育规划上,非正式教育、校外教育等这些是被忽略掉的。所以,我们少年宫现在就想向学校靠拢,在活动、课程的内容上转变成学校化的设置,与学科同步,内容也要根据教学大纲设计。如此长期以来,我们的很多课程都是基于教室的环境,基于文本素材和符号图像开发的,教学形式上则是由老师输出,学生跟随,在特殊教育方面也是如此。我们其实一直在寻找一些资源,希望把学习从课堂转移到更大、更广阔、更丰富的场景中。另外,我们希望教育者不仅是一个“知识的搬运工”,希望学生能在学习的过程中获得乐趣和愉悦,但这一点却会收到很多特殊教育老师,特别是学校老师的反对,他们觉得有趣很重要,但学到知识更重要。我觉得博物馆有几个价值是不可替代的,第一是场馆空间,相比于学校、少年宫,博物馆的场馆更丰富、更有弹性和设计感,是基于不同人的不同需求设计的。基于这种设计,它就创设了一种和在教室中学习不同的学习方式。第二,当特殊孩子和普通孩子以一个融合的方式一起进入博物馆时,博物馆有一个很大的价值——社交,也就是关系的价值。人与人之间的往来互动,关系的创建,社交的发展,不仅是孩子们需要的,它对我们每个人都很重要,而这正是我们现有教育整体缺失的。广州市少年宫与广东省博物馆合作的项目很多都是基于“关系的创造”“友谊的建立”来打造的,除了认知层面的培养,也重视情感的教育。“主题性学习”是博物馆非常重要的一个优势,它还会透过展品讲述展品背后有故事。另外,我们会和博物馆一起整合艺术资源,设计一些艺术性的活动,蕴含很高的情感价值,同时,这种主题式、项目制的学习能够打破一种线性的学习模式,让每个孩子都能有所收获,经过四五次的活动,他们的笑容多了,与人交往多了,情绪也随之改善了。
 
Q:博物馆能否通过展览、活动或课程帮助特殊儿童从艺术中获得疗愈?可否分享下相关的案例?
 
黄筱瀛:去年我们在广东省博物馆做过一期暑期班,参观了5个展览,每个展览会衍生1个艺术活动出来。我们一共有20个孩子,每5个孩子为一组,每组会有1个有特殊需要的儿童。其中,有一个低视力的儿童,他需要将眼睛凑到物品跟前才能看见。当时我们觉得这个活动可能不太适合他,因为博物馆的很多东西是要用到视觉部分的,但最后还是让他参与了。一开始他的精神非常紧绷,也体现出一些自我防御,但5天的活动下来,他的改变很大,笑容多了,也有了自己的朋友。其实这样的案例我们还有很多,就像我之前说的,博物馆讲故事的方式和它为孩子提供的这种互动环境,具有很高的社交价值和情绪价值,而这本身就是具有疗愈性的。
 
Q:我国现阶段博物馆特殊教育面临哪些问题和困难?关注特殊人群对博物馆来说是一个基本要求,还是一个更高阶的要求?
 
尚修芹:公益是中国儿童中心多年来的一个重点工作,所以我们馆在16年启动“童+365计划”,为特殊儿童提供一个能与普通孩子一起接受平等教育的机会。在这5年的实践过程中,我们确实感受到了一些困难。第一,博物馆教育对人员的专业化要求非常高,我们馆是中国第一家融合国际理念和模式的公益性场馆,目前场馆大多数教育人员的教育背景都是学前教育、艺术和心理学,而在传统博物馆,学教育的可能更少,而特殊教育专业的可以说寥寥无几,所以从博物馆特殊教育人员专业化方面来说,是欠缺的。第二,大多数与我们合作的康复机构也存在人员专业性不足的问题,老师们都非常有热情,愿意把孩子们带到馆里来,促进他们康复,但由于缺乏专业性,来馆前没有进行必要的准备工作,后续也没有跟进、深化孩子的学习,这就会影响孩子的学习效果。第三,我们馆会接待很多困境家庭,养育一个特殊孩子对这些家长来说是一个特别大的挑战,但由于父母们本身在情绪管理、养育理念、教养方式上的不足,会阻碍或者说延长孩子的这种康复进程,而家长其实需要与场馆、康复机构老师配合,充分利用资源促进孩子的康复。第四,我觉得在对低收入家庭儿童、留守流动儿童等这些困境儿童的资源投入和政策扶持上,还有很大的完善空,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我们应关注困境儿童家庭,更好地促进社会融合和教育公平。
 
黄筱瀛:首先,我觉得这一定是个历史发展的产物,回看历史,在200年前,“儿童”的概念都还没有被提出来,而当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人们便开始守望相助,所以我觉得它是有阶段性的。推动特殊教育不容易,这肯定不是博物馆自己的事情,一定是多方面资源合作的结果,我接触过很多普校的老师,他们现在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普通孩子的教育都还没做好,如何接受特殊孩子?他们的这种反应看上去好像很冷淡,不近人情,但我也可以理解他们的难处,因为特殊教育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但政策上是否提供了配套资源呢?由于没有特教老师,也没有内容,有些博物馆或者一些普校都会觉得现在做不到。我觉得这不是个人凭一个美好心愿就能做到的事情,这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
 
Q:来自一位家长的问题:我的三个孩子一起长大,其中有一个发育迟缓。怎样能在不影响孩子心理健康的情况下让她了解自己的不同?博物馆能为这类“特殊”的孩子及其家庭提供哪些帮助?
 
刘清清:首先,作为博物馆,它应该照顾到所有人的需要,这就考验老师的课程设计水平了。比如Morning at The Museum活动,这是博物馆针对一些有感官特殊需要的孩子设计的活动,在8点至10点间,特殊儿童可以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中学习。另外,博物馆的门卫、信息中心工作人员、讲解员都需要接受特殊教育培训,在孩子排队的时候就把感官书包发给家长。在活动设计上,特殊教育老师不仅要考虑到每个家庭的整体需要,也需要有针对性地考虑到特殊孩子的需要。针对特殊孩子的不同需求,例如患有苯丙酮尿症、自闭症的孩子,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应该关注到,为家庭减轻负担。
 
Q:面对特殊儿童时,我们常常会对他们“特别”关注,但同时又害怕因为这种“特别”给他们带来困扰或伤害,影响孩子的正常发展。该如何去平衡呢?
 
刘清清:在美国,特殊教育已经有一段很长的历史了,大家一般不会去特别关注特殊人群,因为在路上你可以看到很多坐轮椅的人或其他有特殊需要的人,他们都可以很放心地参观博物馆,在外面玩等等。美国已经有了这样的环境,而这个环境的实现主要因为1965年《残疾人保护法》的出台,孩子们从基础教育阶段就会和特殊孩子一起学习了,很多人也会学习手语。比如,老师会教孩子用手语表达“一样”这个意思,当他们让孩子回答问题时,如果他的答案和前面的小朋友答案是一样,就可以使用“一样”的手语表达,避免孩子们大声争抢着回答问题,维持一个安静的氛围,这样一来,那些感官敏感的孩子就不会觉得刺激了。我也跟一些国内特殊孩子的家长聊过,其中确实有些人确实觉得被过度关注了,心里压力挺大的,所以教育老师们只能慢慢开始做,先让普通人学会以正常的态度去看待这些特殊需要人群,然后再在学校实践全纳教育。
 
黄筱瀛:我觉得对特殊需要人群的过度关注,正体现出他们确实处于一个相对弱势的状态,我觉得我们需要以平常心接受这个现实。我们目前阶段要走的这段路就是要让他们被看到,因为在过去太长的时间里他们没有被看到了。当他们突然被看见的时候可能会觉得关注太多了,但等到大家对他们熟悉了,观念转变了,社会的配套资源跟上了,他们自然而然就会淡出我们的视线了,不是他们消失了,而是他们真的融入我们了。所以,就现阶段而言,人们对特殊群体的关注是理所当然的,是我们国家必须要走的一个阶段。
 
加入ELE童博汇·社群,观看会议回放
 
您可以扫描下方小程序卡片,观看本期会议视频回放。ELE童博汇成员可免费无限次回看任意往期会议视频。


 
Limited Time
 
特别福利
 
BENEFIT
 
从今天起至2021年8月31日,登录小程序接受微信授权后,即可免费获取ELE童博汇·社群成员权限,享有正式成员的所有权益。点击了解ELE童博汇·社群详情
 
进入小程序,观看视频回放
 
建议您将“ELE童博汇”添加到“我的小程序”,避免“走丢”
 
扫描下方二维码,咨询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