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论坛

回顾 | 博物馆+儿童健康教育:ELE童博汇·网络研讨会(2021年第6期)

 
2021年10月26日,ELE童博汇·网络研讨会迎来了2021年第6期,也是今年最后一期的会议。本次会议由内蒙古老牛慈善基金会资助,以“博物馆+儿童健康教育”为主题,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文利、英国埃克斯特大学视觉艺术学院在读博士张琳和英国莱斯特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在读博士姜燕蓉等三位嘉宾,共同围绕研讨会主题展开了2小时的交流与分享。
 
  嘉 宾  

刘文利 Wenli Liu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张  琳 Lin Zhang 
英国埃克斯特大学视觉艺术学院博士(在读)
 
姜燕蓉 Yanrong Jiang 
英国莱斯特大学博物馆学专业博士(在读)
 
主讲嘉宾发言


 
刘文利老师现任职于北京师范大学,是刘文利性教育工作组负责人,主要研究方向为儿童发展与教育、儿童性发展与性教育、性教育课程与教学。作为本次网络研讨会的主讲嘉宾,刘文利老师为参会者解读了目前中国儿童性健康与性教育政策,阐释了全面性教育的八个核心概念和十大特点,并用有趣的实践案例,围绕八个核心概念,分享了如何针对不同年龄孩子的特点开发性教育课程,为博物馆教育人员未来开发儿童性教育相关展项和活动拓展了思路,指明了方向。
 
儿童性教育相关政策
 
· 《未成年人保护法》
 
· 《未成年人学校保护规定》
 
· 《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21-2030年)》
 
· 《全国家庭教育指导大纲(修订)》
 
·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2021年6月26日)
 
· 《家庭教育促进法(2021)》
 
以上文件中均有涉及儿童性教育相关政策,可搜索关键词查询。
 
儿童性健康与全面性教育理念
 
· “性与性健康”包括哪些内容?


 
· 什么是全面性教育?
 
1. 全面性教育是探讨性的认知、情感、身体和社会层面意义的教学过程;
 
2. 其目的是使儿童和年轻人具备一定的知识、技能、态度和价值,从而确保其健康、福祉和尊严;
 
3. 培养相互尊重的社会关系和性关系,帮助儿童和年轻人学会思考他们的选择如何影响自身和他人的福祉,并终其一生懂得维护自身权益。
 
· 全面性教育的八个核心概念
 
八个核心概念同等重要,互为补充,涉及知识、态度和技能三个学习领域,包括:
 
1. 关系
 
2. 价值观、权利、文化与性
 
3. 理解社会性别
 
4. 暴力与安全保障
 
5. 健康与福祉技能
 
6. 人体与发育
 
7. 性与性行为
 
8. 性与生殖健康
 
· 全面性教育十大特点
 
全面性教育可以在正式与非正式条件下开展,其特点包括:
 
1. 科学准确
 
2. 循序渐进
 
3. 适应年龄与发展水平
 
4. 基于课程
 
5. 全面综合
 
6. 基于人权原则
 
7. 基于社会性别平等
 
8. 文化相关性和与环境适宜性
 
9. 促进根本性变化
 
10. 能够培养做出健康选择所需的生活技能
 
学校全面性教育案例
 
· 小学全面性教育课程框架
 
1. 人际关系教育
 
接受性别平等的家庭角色、明白爱情是对彼此的尊重和接纳、意识到青春期情感的易变性等。
 
2. 生活技能教育
 
了解对方的想法、理解对方的底线、学会认真倾听与自信表达、懂得向父母和老师寻求帮助等。
 
3. 身体保护教育
 
了解身体的隐私部位、懂得保护身体的隐私部位、坚决拒绝非自愿的身体接触、避免非身体接触的儿童性侵害等。
 
4. 生殖健康教育
 
了解生殖器官的功能、不发生性交行为等。
 
5. 预防艾滋病教育
 
明白性传播感染有危害、了解艾滋病的危害和传播途径等。


加入ELE童博汇·社群,观看会议回放。
 
对话与分享


 
在“对话与分享”环节,三位嘉宾就会前收集到的问题进行了答疑与探讨。
 
Q:在《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中,健康是五大领域之一,您觉得除了性教育,健康教育还应包括哪些内容?这里面有哪些内容是博物馆可以做的?能否分享一些国内外博物馆面向儿童开展的性教育或健康教育的有趣案例?
 
刘文利:以幼儿园为例,《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是我们面向这个阶段儿童开展性教育的重要参考文件,其中健康领域的所有内容都应该提供给幼儿园的孩子。对于“什么是健康”,《指南》里提到了身体、心理和社会适应,这就要求孩子有良好发育的身体、愉快的情绪、强健的体质、协调的动作、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基本的生活能力。具体来说,我们要关注孩子的营养和睡眠,教给孩子情绪调节的策略,给予孩子充足的爱和理解,等等。
 
随着孩子年龄的增加,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身体的发育,这时,关于对生殖器官的认识、营养和睡眠知识等等,都是可以涉及到科技馆、儿童博物馆的展览中的。一些互动性的活动还可以涉及平衡力、耐力、协调能力,比如中国科技馆曾经有一个展览,让家长带着很小的孩子去做泥塑,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可以锻炼首脑协调的能力,促进身心健康的发展。
 
张琳:我在前年开发了一套课程,叫做《博物馆中的生命美育》,所涉及的博物馆基本都是艺术类博物馆。对于艺术品来说,雕塑、绘画里都有很多的裸体形象,我曾经担心这对儿童会有不好的影响,但实施过程中发现,这在儿童看来就是一件艺术品。我们也借助艺术品进一步开展了健康教育,比如告诉孩子要有自我保护的意识,特别是对一些隐私部位的保护。
 
姜燕蓉:《博物馆的社会职能》(The Social Work of Museum)一书中就提到,除了记录社会历史事件、展现尖端问题,博物馆还可以跟学校、医疗场所、康复中心进行合作,对人们的心理和生理问题进行及时的干预,类似现在比较流行的艺术治疗。
 
我举两个例子,美国的一个卫生公共博物馆,每年都会定期开展以健康为主题的夏令营,小朋友可以参观医疗场所、模拟使用医疗器材,从中学到一些性教育知识以及医疗知识,比如如何做心肺复苏,如何应对流行病。夏令营希望通过切身体验,消除小朋友对医院的抵触情绪,遇到危险时也能第一时间进行自救。另一个是上海玻璃博物馆,他们曾经做过类似心理剧的剧场类活动,通过用舞台剧展现校园暴力等内容,教育公众(尤其是小朋友)如何在生活中应对暴力事件,如何疏解暴力给自身带来的心理压力。活动结束后有家长反馈,一些小朋友会主动提及自己遭受了校园暴力。这时家长们才第一次知道孩子原来在校园里遇到这样的事情,之后家长就可以和老师一起教导孩子如何解决。我觉得这也就是博物馆的作用所在。
 
Q:博物馆在开展儿童健康教育方面有哪些独特的资源和优势?
 
刘文利:1990年,我和中国科技馆一起筹建青春期教育展览,此外,我和北京自然博物馆、北京市教育局也合作举办过性教育有关的展览活动。在这两次经历中,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我们通过展览回答了孩子“我从哪里来”的问题。很多家长和老师都会觉得这件事比较难讲,但在科技类场馆里,孩子可以通过展品一目了然地理解。比如用动画和模型展现子宫里胎儿成长变化的过程、生产的过程、两性的生殖器官,在这种学习环境中,这些都是比较自然的。当时很多孩子围在那里和爸爸妈妈讨论,这也会促进亲子间的交流学习。当然,除了生殖系统,展览里还会展示其他器官。展览中设计了一个教具,孩子可以把内脏从身体中拿出来,之后还要摆回正确的位置才算完成任务。通过观看、动手操作,孩子可以感受到生命在体内的变化。
 
我曾在美国计划生育学会做过一些实习工作,有时他们会把展览做成科普大篷车,开到学校和社区里面。这样孩子在现场可以动手操作,比如学会使用安全套。这些事情父母不太好教孩子,但有专业人士和孩子互动,就可以发现并及时纠正操作中的问题。这种形式的好处是,既能照顾到边远山区的孩子,又可以让传统的讲解员变成协助者,加深孩子们的学习体验。
 
张琳:我分享一个英国的展览。这个展览是由民间生命教育组织主办的,跟刚才刘老师提到的一样,它可以把展览车开到不同的学校,学生可以现场学习。比如博物馆用仿照人体皮肤的塑胶材料把不同月份母亲的肚子做成可以穿戴的道具,让中学生模拟怀孕的过程,通过这个过程,孩子们就能亲身体验怀孕的艰辛。
 
我也认可之前老师们说到的“博物馆的理疗作用”。在生理上,孩子们在博物馆里走动对他们来说本身就是一个锻炼,和附加的体力课一样。在心理上,博物馆对孩子也有潜移默化的帮助。我带过多动症的孩子,一开始,他们在博物馆里很难控制住自己,每过5分钟就要大喊大叫。但是大概6个月之后,在艺术的熏陶和心灵的净化下,这个孩子明显变得安静了很多;一年之后他就能专注地完成一幅作品,听课也比较顺畅了。
 
Q:性教育在当今社会中仍然属于敏感话题,如果博物馆想开展相关展览或活动,有哪些问题需要提前注意或是那些风险需要规避?是否有一些好的策略可以与大家分享?
 
刘文利:的确,在做性教育的过程当中,我们面临过各种挑战、质疑甚至是攻击。因为性这个话题比起其他的学科知识,其特殊性就在于文化敏感性。这是每个国家都可能遇到的问题,只不过文化不同,大家的敏感程度不太一样。在我们国家开展性教育的时候,以小学性教育读本为例,有介绍两性生殖器官的,有关于不同“性倾向”的,有些家长就觉得接受不了,提出“性教育尺度要合适”。
 
但其实这是因为成年人的脑子里有所谓“色情”,就会觉得“性”是非常不好的,提都不要去提。但当把它作为科学知识来传递的时候,在孩子看来,“性”跟人体内的其他部分,眼睛、鼻子、耳朵,都是没有区别的。我认为提倡儿童性教育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大部分孩子可以从各种传播渠道里知道“性”相关的事情,假如不在正规的场合里讲,他就没有办法通过正规渠道了解到准确、客观的科学知识,那么他就需要自己去辨别非正规渠道里的信息,而这对于孩子来说却是很有挑战性的。
 
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讲,场馆在开展性教育的时候,同样需要考虑到现阶段普通老百姓的接受程度。一些场馆展示生殖解剖结构模型没有遭到人们的坚决反对,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在传播科学知识,而这也体现了目前人们可以接受的程度。此外还有一些话题,例如“同性恋”等,也要考虑到文化敏感度、社会文化背景等因素。我觉得要想把握好这一点,就需要在传递知识的时候做到科学准确,不能出现这种科学性的错误,这是我们必须遵守的底线。
 
Q:博物馆有没有可能通过做一些事情,帮助大众对“性”这个话题脱敏?现在的成年人对“性”如此敏感,是否也和他们童年期没有接受到很好的性教育有关呢?
 
刘文利:一个文化对于“性”能够接纳包容到什么程度,和整个社会的发展、历史状况、现阶段水平和未来发展方向,都是紧密相连的。如果在一个对“性”相对来说比较开放的社会里,“性”的相关信息可能是更加可视的。比如荷兰的性博物馆,其中就有生殖器官等丰富的展品,可供不同年龄阶段的孩子参观。在大街上、橱窗里,也会有穿内衣内裤的模特,有些我们觉得比较裸露的场景,对那里的孩子来说都司空见惯。“性”变得日常之后,孩子们就不会感到那么奇怪了,也就不会有过激反应。所以我觉得如果我们能够以教育为目的,把这些科学知识传递给孩子,借助课堂这样一个非常安全、提前设计好的环境,就可能降低他们对这些信息的敏感度。我认为这对于孩子们的学习和了解也会更有帮助。
 
姜燕蓉:我非常赞同老师们的观点,要从整个社会层面进行思考。刚才刘文利老师说的一点十分重要,对不同年龄、特点的儿童,要进行不同层次的知识区分和信息传递。在这方面博物馆可能不是专家,这就需要与刘文利老师这种专业的研究者和一些科研机构进行积极的合作。
 
具体来说,首先要进行前端评测,面向以往参观者(或是其他群体)发放问卷,了解他们的接受程度。之后博物馆可以设置不同的问题,并与专家进行讨论,把展览调整到一个适合的层次。其次,在家长的意见和孩子有冲突时,我们要选择尊重孩子的意见,因为一些令家长反应过激的事情,孩子未必有同样的感受。比如,我有时会在举办活动前给小朋友设置问卷调查。6岁以下的孩子被认为是没有完全判断能力的,这时就需要征求家长的同意。是对于6岁以上的孩子,他们走入了学校,已经具备了一定的逻辑性思维,完全有能力、有权利对自己的事情做决定。
 
同时,在举办涉及敏感话题的活动前,我们应该发放一个“风险告知”,告诉家长或者小朋友,如果对某方面不适,就要避免进入某个展厅。这样的提示也可以很大程度规避过激反应;在进行敏感主题的活动时,博物馆方要做到维护好小朋友的隐私,比如不拍照、不录像、不摄影,不照明显带有某个小朋友特征的照片,除非已经征求了他们的同意。
 
张琳:我觉得博物馆可以跟学校合作,在课程上形成互动,也要得到家长的帮助和认可,形成“家校社”三方协同。另外我觉得社会可能也需要时间,我们要耐心等待社会的发展和人们认知水平的提升,博物馆工作者、教育专家等也要一起推动整体的进步。所以我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的。
 
加入ELE童博汇·社群,观看会议回放。
 
您可以扫描下方小程序卡片,观看本期会议视频回放。ELE童博汇成员可免费无限次回看任意往期会议和活动视频。
 
进入小程序,观看视频回放。
 
建议您将“ELE童博汇”添加到“我的小程序”,避免“走丢”。
 
扫描CMRC助手二维码,成为研究中心合作伙伴
 
同时,也欢迎您加入ELE童博汇社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