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早期教育研究系列 | 史密森博物馆学会里的幼儿园

本文摘选自《城堡中的孩子们:在史密森学会上幼儿园》(Kids in the Castle: Going to Preschool at the Smithsonian),英文原文发表于美国儿童博物馆协会会刊《手牵手》2019年1月刊。
 
作者:莎朗·E. 谢弗(Sharon E.Shaffer)
 
莎朗·谢弗(Sharon E.Shaffer)是史密森早教中心(Smithsonian Early Enrichment Center , SEEC)的创始人,她创建了该机构的金牌课程,并因此获得史密森学会授予的卓越服务奖章,表彰其为儿童创建了国家级博物馆学习的典范,她也是获此殊荣的唯一一名教育家。作为一名博物馆早期学习顾问,莎朗·谢弗与许多博物馆保持着密切合作,她坚信实物的力量,对利用艺术品和手工艺品进行艺术、历史和文化教育充满热情。她的跨学科学习方法在正式学习和非正式学习环境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十多年来,莎朗·谢弗一直在弗吉尼亚大学库里教育学院任教,她的文章也在多个国家的期刊中发表。2015年,莎朗·谢弗出版了她的第一本著作Engaging Young Children in Museums,为课堂和博物馆早期学习提供了一个历史和理论框架。该书中文版《让孩子爱上博物馆》经研究中心翻译,已于2018年出版。莎朗·谢弗的最新著作Object Lessons and Early Learning,探讨了实物对儿童早期学习的重要性,以及孩子们的好奇心和他们对收藏与生俱来的热爱。作为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中国儿童博物馆教育研究中心的资深顾问,莎朗·谢弗与研究中心一起参与培训和会议,与国内博物馆教育专业人士分享她的宝贵经验。
 
珍妮·维杰伦特(Jeanne Vergeront )是麦迪逊儿童博物馆(Madison Children’s Museum)的创始人,1986年至1996年间,她曾担任明尼苏达州儿童博物馆(Minnesota Children’s Museum)展教部副主任。自1997年起,珍妮·维杰伦特开始与博物馆、科学中心、图书馆、社区等组织合作,与他们一起思考未来规划,从而提升机构对所在社区的价值。
 
下文为珍妮·维杰伦特(以下简称Vergeront)对莎朗·谢弗博士(以下简称Shaffer)进行的一段采访。
 
Vergeront:史密森早教中心(以下简称SEEC)的教育模式是如何形成的?
 
Shaffer:一开始,它几乎是一张白纸。我一直扎根于儿童早期实践,所以这些经验就成了SEEC建立的基础,同时,我们提出了“关于儿童如何学习,我们知道些什么?”“我们如何利用这些信息制定儿童早期教育的标准”等问题用于指导SEEC的发展。1985年,美国幼儿教育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Education of Young Children)启动了NAEYC认证,它为我们提供了项目发展的标准。我个人十分推崇体验式学习(experiential learning)和约翰·杜威“动手、动脑学习(hands on and minds on)”的理论,同时,我也十分认同维果茨基的社会建构主义学习理论,教育需要以儿童为中心,教师只是辅助的引导者。此外,SEEC还是一个基于博物馆创建的幼儿园。博物馆的特性是什么?这些特性如何融入我们的理念和幼儿园的实践中?如何利用实物和藏品促进探究式学习?这些想法是我们的出发点,同时也帮助我们不断进步。
 
Vergeront:除了老师,还有其他人参与这个项目吗?
 
Shaffer:史密森学会下设的所有博物馆,包括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History)、赫什霍恩博物馆和雕塑园(Hirshhorn Museum and Sculpture Garden)等,都有自己的教育部门,所以机构中有很多教育工作者。家长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群体,因为SEEC中的很多学生都是史密森学会员工的孩子。家长是这个项目最重要的一部分,他们能够给予我们的东西太多了,同时,他们也非常希望能与我们合作。另外,我们也邀请了一些史密森学会外的博物馆专业人士参与进来。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许多博物馆的工作人员都对“带幼儿到博物馆是否有意义”持怀疑态度。他们觉得低龄的孩子在博物馆里学不到任何东西。直到90年代中期,脑科学研究的结果揭示,孩子们能够运用复杂的思维实现自己的想法,这使得博物馆工作人员改变了对孩子的看法。


 
Vergeront:你一般多久带孩子参观一次博物馆,如何参观?
 
Shaffer:参观博物馆的频率取决于孩子的年龄,同时也和他们在课堂上探索的主题和想法有关。比如,当谈论到家庭时,他们会去赫什霍恩博物馆和雕塑园看毕加索创作的推着婴儿车的妈妈的雕塑,并围绕这个作品进行讨论;当谈论与休息有关的话题或阅读有关书籍时,他们会去非洲艺术博物馆参观一个非洲的头枕,尝试将身边熟悉与不熟悉的事物联系起来。三到四岁的孩子几乎每天都会去博物馆参观。孩子们可以坐在展厅里,听老师讲故事。老师还会带来一个装满了各种物品的篮子,这些物品都与故事和展厅中的内容息息相关,孩子们可以在老师的引导下与之互动。
 
我们没想到孩子们能和大多数访客一样安静地坐在场馆里。我们希望帮助孩子将他们在博物馆中积极、投入的学习与课堂上所学的知识联系起来。学习就像拼图,每一次经历都是拼图的一部分。
 
Vergeront:你觉得博物馆附属幼儿园中的物品与其他幼儿园中的物品有什么不一样吗?
 
Shaffer:是的,SEEC强调的是实物的价值,而不是玩具或实物的复制品(尽管教室里也有玩具)。学校有一系列用于教学的收藏品,包括非洲头枕、具有不同文化特色的乐器、鸵鸟蛋和羽毛等。老师和孩子们也会带来一些特别的物品,或从大自然中采集。用作道具的实物与道具是有区别的,这也是我们探索的焦点。比如,当你在进行一个关于鸟的课程时,你会询问孩子们对鸟的了解。他们可能会说,“鸟会飞”“鸟会筑巢”“鸟有羽毛”。孩子们对羽毛的了解可能来自书本中的图画或一部动画片,他们也许还能用美术纸剪出羽毛的形状。但真正的羽毛有坚硬的羽刺、羽小钩等,它们的颜色、质地、重量可能都不相同。我们可以基于真实的羽毛进行开放式的探索。当你问孩子“观察这个物品,你能发现什么?”时,他们的反应非常重要。探究能够引发思考和对话,这正是我们希望孩子做的事情。
 
Vergeront:在许多幼儿园和博物馆幼儿园中都能找到像羽毛、粘土、金属丝这样的材料。道具和实物有什么区别?这点对博物馆来说很重要。
 
Shaffer: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中的“非洲之声”展览展出了一辆用回收材料制成的“galimotos”( 一种用电线制成的玩具车)。当孩子们看到galimotos时,他们能够把它的制作材料与生活中见到的相同物品联系起来,例如可口可乐罐、彩色电线等。孩子们会受到真实的手工艺品的启发,将相似的材料用于自己的创作。但只使用真实的物品也是不太现实的。用于教学的物品或道具需要在幼儿课程中被反复使用,尤其是在儿童博物馆里,这些物品必须是易用且耐用的。但是,在基于实物的学习中,需要使用真实的物品。博物馆幼儿园的优势就在于,能够近距离接触到大量的实物。
 
Vergeront:游戏也是帮助幼儿探索和学习的策略之一,它该如何与基于实物的学习相结合呢?
 
Shaffer:好的幼儿教育应该提供多种类型的体验,因为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成长方式。但不管怎样,所有孩子都能从游戏中受益。有时候,游戏和实物之间会产生一个交集,例如,在赫什霍恩博物馆中,有一座由艺术家Barry Flanagan创作的名叫“鼓手”的户外雕塑,这是一只高约2.4米(8英尺)、正在打鼓的野兔。当孩子们探索乐器或学习分辨真实与假装的概念时,老师就会带他们去参观这座雕塑,并问他们:“你注意到了什么?”孩子们可能会说:“这是只兔子。”然后接着讨论,“这是真的兔子吗?”“这不是真的吧?”“为什么不是真的?你怎么知道?”。孩子们对事物的理解建立在先验知识的基础上,他们明白一只真正的兔子做不到这只兔子正在做的事,但他们仍然可以想象一只兔子在游行队伍中打鼓的样子。参观完雕塑后,老师会拿出一套乐器,孩子们可以假装自己正在游行队伍中演奏。他们还可以邀请其他动物加入进来。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互动体验。


 
Vergeront:最开始的时候,SEEC的教室是什么样子的?
 
Shaffer:SEEC以互动式探索空间为特色,同时也有藏品展出,并配有完整的说明牌。SEEC的教室就像一个迷你博物馆。我们通常从表达和接受两个角度来分析艺术品,就像教育工作者分析儿童语言的发展一样。艺术表达在儿童早期是比较普遍的,孩子们可以通过绘画、粘土制作和其他类型的互动体验表达他们的想法和感受。艺术接受则包括观察、思考、讨论和诠释他们所看到的作品。SEEC每一间教室的墙上都挂满了艺术画,其中大部分都是美国艺术博物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的廉价复制品。这些复制品都与我们在课堂上讨论的内容有关。
 
孩子们可以坐在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中,一边仰望着大象亨利,一边聆听关于大象的故事。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带着孩子在场馆中玩模仿游戏(Follow the Leader)。当然,我们必须遵守博物馆的秩序,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在这里为孩子创造一段美好的互动体验。史密森学会中还有多个互动空间。在美国国家历史博物馆中,有一个专为0至5岁幼儿设计的互动空间“韦格曼的仙境”;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为0至6岁的孩子开放了一个名为“Q?rius”的探索空间。整个史密森学会就是SEEC的教室。孩子们还可以与园艺师一起种植盆栽,参观美国植物园(U.S. Botanic Garden),向昆虫学家和其他科学家学习,积极参与课堂以外的学习,这些真实的体验是在其他地方无法获得的。
 
Vergeront:你认为在博物馆幼儿园上学,对孩子有哪些长远的影响?有没有相关的跟踪研究?
 
Shaffer:很多人表示,通过在SEEC的学习,他们的孩子为将来的学习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通过接触各式各样的想法,孩子们变得十分自信;孩子们知道如何提问,如何辩证地思考问题,他们有优秀的语言技能,能够在讨论中有所贡献。学习不是照着清单逐个“击破”,而是帮助孩子开阔视野、扩展思考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