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博物馆教育研究系列 | 季娇:《儿童眼中的博物馆——给教育者的一点启示》

以下文章来源于看见未来教育研究院 ,作者into the future
 
12月19日,由上海市静安真爱梦想教育进修学院·看见未来教育研究院主办,深圳市百仕达小学承办的“未来无边——儿童友好教育论坛暨看见未来 2020 年冬季论坛”在深圳市罗湖区百仕达小学举行。
 
本篇推文根据中南大学讲师季娇的发言《儿童眼中的博物馆——给教育者的一点启示》整理而成。
 
季娇博士毕业于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现就职于中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自2007年起,季娇博士一直关注博物馆教育的国际发展和本土研究。她从研究者的视角评估博物馆教育效果、馆校合作实施路径、博物馆与家庭教育的有效结合模式、博物馆教育人员的专业发展等问题。此外,她还从教育者的视角尝试将各类博物馆资源融入儿童和青少年的德育实践中。季娇博士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SSCI、AHCI、CSSCI等国内外核心期刊文章二十余篇,主持、参与国家级、省级课题十余项。
 
各位老师、小朋友上午好,
 
刚才各位老师的分享带来了很多启示。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下,我们发现传统的教室空间已经不能够满足教育的需求。所以我们需要拓展教育的环境——走出教室。那么,我们需要进一步思考,在当前的生活和公共资源当中,有一些什么样的场域,可以来支持孩子更好的成长?
 
今天,我想从一次对话一个研究一点思考三个方面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博物馆教育这块的简单思考,
 
在给大家分享一段对话之前,我想先给大家展示两组照片,每组照片有两张。请大家看一看这两组照片(照片均来自网络),分别有一些什么样的差异?

 
:有没有大朋友或者小朋友们可以告诉我们,你看到了什么差异?
 
:“你好,个人的直观感受就是文化探索、文化传输的教育上的差异”。
 
:“您能说说这种差异体现在哪里吗?”
 
:第一组图就可能是一种金钱和品牌的认知,但后一组可能是关于文化和理念的一种传输和自我的探索。“
 
「一次对话」
 
基于这两组照片,我给大家分享一个自己的故事。有一次和我的博士生导师吃饭时,导师问了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中国人到了加拿大之后全都在大型shopping mall 里购物?可是,在像博物馆那样的社会公共空间里,却很少见到中国人来参观呢?”
 
说实话,当时我听到这个问题,心里不是非常舒服。但是后来我们把这样的一段对话,一个提问上升到学术层面去讨论。我也开始思考一个问题:其实国内外都有丰富的博物馆资源,但为什么这些公共资源目前无法走进寻常老百姓的学习和生活状态当中去呢?
 
后来,在这样的视角和老师的引导下,我开启了十年来在博物馆教育领域的探索旅程,去探索博物馆的教育资源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存在怎样的文化意义和教育意义。此后,我也开始关注博物馆教育、教育人员的培训,以及家长在博物馆对孩子的支持措施等等。自工作后,我也开始从德育视角探索博物馆对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人生观培养、价值观培养等方面可以起到什么促进作用。
 
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可以欣喜地发现,在一些大型的城市,博物馆慢慢的开始走进家长、学校的家庭教育或校园教育中去。

左图:中国儿童中心的老牛探索馆,右图:上海自然博物馆
 
(图片均来自官方网站)
 
我们可以慢慢的看到更多的孩子在博物馆中进行探索的影子。
 
这是我国博物馆教育在实践层面的进步。那么,在研究领域呢,我们中国的孩子在参观博物馆时,具有哪些独特性呢?我去年有幸得到了看见未来教育研究院的资金支持,完成了一个儿童视角下的博物馆教育的实证研究。
 
「一个研究」
 
我的研究问题是:“什么是对儿童友好的博物馆?”我对这个问题进行了两个层面的解构。第一个层面——什么是博物馆?第二个层面——儿童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博物馆?
 
第一个问题,其实很好回答,有官方的界定。国际博物馆协会在2007年对博物馆的界定为:“博物馆是一个为社会及其发展服务的、向公众开放的非营利性常设机构,为教育、研究、欣赏的目的征集、保护、研究、传播并展出人类及人类环境的物质及非物质遗产。”对这个概念,我是这样要进行解读的。


 
首先,“非营利性”就证明博物馆在促进教育公平过程中具有极大的潜力。
 
第二,博物馆有三大目的——教育、研究和欣赏。这证明博物馆应该是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存在的,其具有一种教育的功能性。
 
第三,博物馆展出的是跟人类和人类环境有关的东西。什么叫人类和人类环境?指的是你和我,也跟我们的生活产生了连接。“博物馆”跟书本上的铅字是不同的,它包含实体、有体验,通过它你可以去追溯历史,跟历史产生共鸣感和亲近感,产生亲近。通过博物馆,大家会更切身的体会到历史不是书中简单的数字和图片。
 
第四,博物馆展示有形或者无形的教育资源。尤其对于孩子来讲,这样资源对于ta们的体验性、探索性具有很大的助益和魅力。
 
综上所述,博物馆是一个有着极大教育潜力的机构、资源,以及教育理念的拓展
 
第二个问题,我们在研究当中重点去探索儿童喜欢什么样的博物馆
 
想要解答这个问题涉及了两个子问题。第一,儿童参观博物馆的特征是什么?有哪些参观偏好?第二,吸引儿童的博物馆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如图,是我们专门为孩子设计的调查问卷。


 
我们把这份问卷分发到了小学,如果孩子不会认字,家长可以在旁边起到阅读的作用,但不能介入问卷的填答。我们收集了700余份有效数据,这是我们的样本分布:
 
 
大家可以看到,参与者主要是小学阶段的学生。
 
接下来和大家分享研究的结果。
 
第一,儿童喜欢什么样的博物馆?我们在问卷中给出很多选项。根据小朋友的反馈,ta们最喜欢的是水族馆,其次是动物园,第三位是传统类的博物馆,比如历史博物馆等等。我们可以看到,孩子会偏爱水族馆和动物园这种活体动物类的博物馆。排名最末的是美术馆。而选择美术馆的孩子中,我们发现了性别差异。这群孩子中女孩的比例非常高,男孩相对较低
 
第二,由孩子来回溯在以往的博物馆参观经历中,谁陪ta陪得多?孩子会想到妈妈和爸爸陪同较多。事实上,祖父母在博物馆参观中的陪同比例也是很高的。虽然在现在的家庭体系之下,隔代抚养情况很常见,但对孩子而言在博物馆这样的场域,祖父母的陪伴也许不是ta们思维中重要的构成部分,父母才是ta们记忆里重要的陪伴对象。
 
另外,经过观察我们发现,博物馆有可能成为促进父职教育的场所。因为平时在家里大部分时间可能是妈妈在辅导孩子做作业、阅读等等。但我们发现,在博物馆里面亲职似乎发生了变化。博物馆中的母亲更像是陪伴者和记录者,而父亲更倾向于和孩子一同参观。在父职教育缺失的当下,博物馆或许会成为一个促进父职参与的有效场所,也可能成为营造家庭黄金时间的绝佳场所。
 
第三,家庭对博物馆参观有没有一些准备?我们发现有25.4%的孩子主动提出想去参观博物馆,这体现了孩子的主体性;有81.6%的孩子表示,在参观之前,家长会介绍一些博物馆的基本信息,为孩子做一个组织铺垫;还有53.8%的孩子在参观前会对该博物馆的展览内容有一定了解。我们将其称为“参观前的活动准备”。其实博物馆教育领域和学校教育有类似的地方。我们不能带着孩子茫然地去参观,走马观花拍照回家。如果要让参观有意义,就需要做一些前期铺垫,这是一个理想模型。
 
孩子在博物馆中有一些参观行为取向,我们给这些取向分类:一些是跟博物馆参观高相关的积极行为,有一些是和博物馆参观低相关的消极行为。58.4%的孩子提到ta们会向大人提问,其他积极行为还包括阅读说明,拍照片,做实验,玩游戏,与同伴讨论;还有一些和博物馆参观低相关性的消极行为,例如吃东西、跑来跑去、玩手机等等。
 
另外我们还发现了一些性别的差异,我们发现了女孩提到自己很喜欢向大人提问、与同伴讨论、讲故事等等具有人际取向的社会互动型参观模式;而在男孩中间,消极行为占比相对较高。
 
通过计算,第一个结论是,我们认为可能女孩比较偏好社会互动型的参观模式。国际上博物馆教育的特征是要促进社会的互动。但我认为社会互动是有一套标准,但是并不是说要所有人都遵守的一个标准。我们尊重在博物馆参观时独立思考的参观模式
 
第二,我们还发现10-11岁孩子的积极参观行为达到了波峰,而消极参观行为触及了波谷。因此我们在想,这是否意味着孩子有一个博物馆参观的关键的时期。那么我们如何有效的让孩子在博物馆教育中得到更多知识、情感、社会互动上的收获,推动孩子科学精神和科学态度的培养?我想在这样达到波峰前后,如何去维持儿童的积极参观行为,是教育者可以去探索和思考的。
 
第三,如果在参观之前,家庭对参观做的准备越多。那么孩子会在博物馆当中积极的参观行为也会更多
 
另外,儿童在参观博物馆之后的一些行为和态度会发生变化。我们发现68%的孩子期待下一次博物馆旅行,63.1%的孩子愿意跟他人分享,51.5%的孩子愿意进一步了解在博物馆参观过程中学到的知识。我们还发现,孩子重复参观的经历越多,越能延续积极的博物馆参观效果。
 
所以我们鼓励大家活用公共资源,不是简单的拍照打卡,而是希望孩子或者成年人作为学习者,能够保持以及重复参观行为。因为在这样的公共资源中,不同的人在参观时会采取不同的理解方式。在最大化地活用资源的过程中,参观者才能理解的更多。
 
我们还探索了儿童喜欢什么样的博物馆。直接看看孩子们的答案。
 

 
当问到“博物馆哪件展品让你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时,有孩子说:“博物馆里的一个纺织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因为爸爸说,妈妈年轻时在纺织工厂上班时经常用。”所以孩子为什么喜欢博物馆,因为这与ta母亲的记忆以及ta的家庭生活产生了连接。还有孩子说:“不喜欢博物馆,因为有恐怖的大白鲨头。”在这个情境中,“恐怖”带来了消极的参观经历。另一个问题“哪件展品让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很多孩子都提到了恐龙,还有孩子提到了博物馆的“轮椅体验”让ta体验到残疾人日常生活的不便之处等等。
 
我们后来做了儿童喜欢博物馆的因素分析。原因包括:丰富知识体系、具有趣味性、丰富性、新奇性等。另外,儿童不喜欢博物馆的原因包括:认为博物馆不吸引人,引发消极情绪体验,不符合儿童当前能力以及不满足儿童兴趣等等。这些结果都值得教育者进行进一步的思考。
 
「一点思考」
 
基于这样的一个研究,我们提出来了一点思考。
 
第一,我们认为孩子参观博物馆可能有一个黄金时期。家长会花大量的钱让孩子去上校外培训班,却不愿意走进免费的公共教育机构。因此通过这一研究希望帮助家长和孩子意识到公共资源也可以达成有效的教与学。
 
第二,希望博物馆资源可以做到从“拉”到“推”,能够促进儿童的成长
 
第三,我们希望教育者能够成为儿童在参观博物馆的陪伴者、促进者和共同学习者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