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博物馆教育研究系列 | 走进美国的儿童博物馆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小的是美好的 beautiful。文章版权归《幼儿教育·教育教学》所有。
 
⊙作者:王浩;单位: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在美国访学期间,有一次,我和大学时的一位学姐李秀敏(她当时在伊利诺伊州访学)相约去田纳西州拜访了在孟菲斯大学访学的岳亚平老师。岳老师见我们都带着孩子,便极力推荐我们去当地的儿童博物馆玩一玩。于是,当天下午1点左右,我们便带着孩子去了孟菲斯儿童博物馆。两个孩子在里面玩了整整3个小时,离开时依依不舍。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接触美国的儿童博物馆。回到我所居住的密西西比州之后,了解到当地也有儿童博物馆,我立刻兴冲冲地带孩子去办了一张会员卡,也就是亲子年卡。从此,一到周末,只要没有其他活动安排,孩子就会催着我带他去儿童博物馆,可见他是多么喜欢那儿啊。后来趁着假期和朋友们一起外出旅行,每到一个城市,若了解到那儿有儿童博物馆,我们都会前往。如此,一年时间里,我们先后去过美国的5家儿童博物馆,除了上面提到的两家外,还有休斯顿儿童博物馆、迈阿密儿童博物馆和路易斯安那州儿童博物馆。其中,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是我们去的次数最多、玩的时间最长的一家。在此,我以介绍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为主,谈一谈我对美国儿童博物馆的认识和思考。


 
美国儿童博物馆概览
 
●什么是儿童博物馆
 
儿童博物馆起源于美国。1899年,全世界第一家儿童博物馆在纽约的布鲁克林诞生。随后,儿童博物馆快速发展,到目前为止,美国已有超过300家儿童博物馆,它们大多坐落于人口较多且较大一点的城市。那么,什么是儿童博物馆呢?就我个人对美国儿童博物馆的观察和思考而言,我认为,儿童博物馆是运用其创设的丰富多彩的主题及提供给儿童的多种多样的材料,为儿童提供游戏、学习、操作、探究的机会,以满足孩子的游戏需要、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一个中心。与传统博物馆不一样的是,儿童博物馆的优势和特色并不在于其供孩子观看或欣赏的丰富多样的展品种类,而在于它实实在在地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天性释放的空间,一个充满了自由想象的舞台和一个无尽欢乐体验的游戏场所,并进而引领着儿童走向一个更为广阔的世界。关于这一点,我会在后面介绍儿童博物馆的特点时作进一步的说明。


 
●儿童博物馆的服务对象
 
儿童博物馆当然是为儿童而建的。每次去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我一般会看到坐在婴儿车里的孩子,以及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当然,在馆内见到最多的还是3—6岁的孩子。尽管没有一家儿童博物馆对入馆儿童的具体年龄作强制性限定,但在他们的宣传册或网站上,一般会对访客适宜的年龄范围作一定的说明。例如,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推荐的访客适宜年龄为0—8岁,而休斯顿儿童博物馆推荐的访客适宜年龄为0—12岁。另外有一点必须要说明的是,到访的儿童无论年龄大小都需要有至少一位监护人陪同入馆。这一强制性的要求基本会显示在每家儿童博物馆入口的醒目位置上。
 
在美国的儿童博物馆,无论是成人还是儿童都需要购票进馆。通常情况下,门票价格根据进馆者的年龄分档,对1岁以内儿童是免费的,儿童年龄越大,票价也越高,但一般一张票最多也就在10美元上下。另外,基本上每个儿童博物馆都会推出会员制度,也就是说可以购买年卡,这样,在一年内只要博物馆开馆,随时都可以进馆,不限次数。比如,在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我购买了适用于两名成人加一名儿童的年卡,总价为85美元,如果家庭中不只一个孩子,年卡的售价会更高一点。以美国家庭的人均收入来衡量,这个价格是非常亲民的,这也让更多的孩子能有机会进入儿童博物馆。而这是美国儿童博物馆公益性的一种体现,这也和传统博物馆的免费有些接近。


 
●儿童博物馆的工作人员
 
美国儿童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每次进馆,首先接触到的是门口票务柜台的工作人员,他们脸上都挂着亲切的笑容,举手投足间显得自信而友好。馆内的一些区域还有身穿红T恤或黄马甲的工作人员,他们除了要负责把儿童探索和操作过的材料整理归位之外,还提供必要的导引服务。例如,在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的一处名为“旋转艺术”(Spin Art)的探索区,通常会有1~2名工作人员在此为儿童提供服务。我的孩子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他看到探索区里放置了颜料、纸张和一台会旋转的机器。他很想玩但不知道怎么玩,正在张望、迟疑时,一位工作人员看到了他,马上友好地迎了上来,亲切地问道:“你想在这里玩,是吗?”接着,工作人员便领着孩子一起来到材料和设备前,引导他穿上围裙,从柜子里取一张干净的纸,写上自己的名字,任选三种颜料挤到纸上,并把纸放进了机器里。工作人员摁下了机器旁边的按钮,机器发动并旋转了起来。一分钟后,机器停了下来,一幅色彩缤纷的美术作品就完成了。


 
这时,工作人员细心地提醒孩子纸上的颜料未干,并建议他将作品取出后放在旁边的一个架子上晾一会儿再取走,也可以在离馆前再来取走。工作人员一直面带笑容,耐心地引导着孩子,或是蹲下身或是弯着腰,以适应孩子的身高,让孩子可以平视着与她对话,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5分钟。从中我感受到工作人员的热情、细心以及对孩子的尊重。我不禁疑惑:馆内的工作人员是否都受过儿童教育方面的专业训练?后来在与一名工作人员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们不仅不是儿童教育专业出身,而且也不是全职的馆内工作人员,他们都是志愿者,有的是高校的学生,有的是家庭主妇。我后来又进一步了解到,基本每一家儿童博物馆都会根据自身运转需要,向社会公开招募志愿者,从服务时间、服务领域等角度确定招募的志愿者类型,并将其公布在网站上。这是美国志愿者文化的一种具体体现。
 
美国儿童博物馆的特点
 
  “一进去就不想出来”是我的孩子每次进入儿童博物馆后的真实状态。每次去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我们通常是上午一开馆就进去,中午在馆内的一个小餐厅吃简餐,吃完稍微休息一下就接着玩,一直到傍晚闭馆时才离开。有几次我还看到,在临近闭馆时,一些孩子哭着不想离开,可见这里对孩子们有多大的吸引力。那么,孩子们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儿童博物馆呢?这里我尝试着就自己的观察和体验作一些简要分析。
 
●区域主题的多样化
 
每次走进儿童博物馆,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就会浮现出幼儿园的“区域活动”和“主题探究”的场景。确实,儿童博物馆与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不同,它提供给孩子们的就是多样化的区域和主题探究活动。比如,在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里,常设的区域与主题探究就有“世界在工作”“密西西比探究”“狂热阅读”等,而在休斯顿儿童博物馆有“美国银行”和“儿童都市”展区,还有为2岁左右的孩子创设的区域“乖乖乐园”等。


 
以“世界在工作”主题区为例,一进入这个区域,就可以看到一辆真的尼桑牌轿车停在地面上(密西西比州有尼桑牌轿车的生产基地),轿车的左后方是一个模拟的加油站,旁边还放着汽车维修工具,孩子可以在那里体验给汽车加油、修补轮胎等。车子右侧有一台仿真的塔吊和钢筋、木材等建筑材料,模拟的是建筑工地的情景。旁边有一片较为开阔的空地,孩子们可以在那里搭建房屋和院落,所需的墙体、房顶、围栏、砖块等仿真材料存放在一旁的柜子里,孩子可根据需要取用。塔吊的右侧,有一头仿真的奶牛,模拟的是农场的情景。轿车的左侧,展示的是仿真的风力发电机和石油开采操作平台。如果你恰好了解过密西西比州,你会发现,这个区域里所提供的展品或材料,就是密西西比州的自然、科技、建筑、工业和养殖业等的生动体现。如果你未曾了解过密西西比州,那么在你玩过这个区域的材料后,也能对密西西比州的产业经济有一个初步的概念。有意思的是,每次到这个区域,我的孩子都会轮番去体验司机、加油站工人、建筑工人和农场挤奶工人等角色,其他进入这个区域的孩子也大抵如此。孩子们专注地投入工作的身影,正是“世界在工作”的真实写照,而当下生活和未来社会所需要的复合型人才,已在这里悄然成长起来。
 

另外,值得说明的一点是,儿童博物馆里的环境会随着节日的到来而有不同的设计,馆内会特设一些节日主题探索区,这些区域与馆内的常设区域并没有必然的联系,一般在节日过完,相关的内容和材料就会撤掉。比如,我们去休斯顿儿童博物馆时正好是美国的万圣节前后,馆内布置了很多南瓜形状的灯等节日装饰品。又如,在圣诞节即将来临时,密西西州儿童博物里营造出了浓浓的节日氛围,除了圣诞树、圣诞老人、驯鹿车等装饰外,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原本由一楼通往负一楼的楼梯被改造成了滑梯,上面临时铺设了雪白色的双轨滑道,孩子们和他们的父母都可以坐在由工作人员提供的厚布上,由从一楼展区滑到负一楼展区。滑行过程中,孩子们情不自禁地兴奋欢呼声,节日的欢乐氛围感染了所有人。在圣诞节假期结束后没多久,当孩子和我再次进入儿童博物馆想体验一下滑梯的感觉时,结果发现滑梯已经被撤掉了,而撤掉的还有那些大大小小、闪闪发光的圣诞树。当时不免有点小小的失落,尽管如此,节日带来的快乐体验和幸福感受却已留在了心底。而这,想必也是儿童博物馆在传递节日文化方面所具有的独方式和价值所在吧。


 
●材料的多样与真实
 
材料的多样和真实,这是我进入儿童博物馆之后最直接的观感,也是儿童博物馆“博物”的直接反映。比如,在孟菲斯儿童博物馆,刚进门就可以看到许多五颜六色的柔软彩带,那是让孩子们来体验流动空气在管子中传输的材料。再往里走,有一个模拟的小超市,货架上满满的蔬菜水果及其他商品都是仿真的模型,每一件“商品”上都有售价及条码。超市设有收银台,有一台仿真的收银机,孩子可以自己扮演收银员。这台收银机真的可以出扫描那些“商品”上的条码并打印出“购物小票”。虽然孩子不能真的买走那些“商品”,却能真实地体验购物的过程。此外,孟菲斯儿童博物馆里还有仿真的牙医诊所,好莱坞表演区,乐高积木区等,都有非常丰富的材料。
 
除了材料多样之外,很多儿童博物馆会给孩子们提供真实的物品让孩子观察和操作。比如前面就提到过,在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有一辆真的尼桑轿车,轿车原来的引擎盖被替换成透明的材质,孩子可以透过引擎盖看到汽车内部的构造是什么样的,发动机、电池、机油箱等主要部件都被贴上了标签,标注了名称。同样,在孟菲斯儿童博物馆,有一辆真的警车和警用摩托车。看到真实的汽车在儿童博物馆中被展览出来并可以让孩子自由操作,刷新了我的认知,使我惊叹不已。由此我也深刻地意识到,在儿童博物馆里,孩子们的游戏、探索与现实生活是无缝对接的,游戏、学习和生活是融为一体的。


 
●注重互动与操作
 
借助对材料的操作来学习,这种学习方式在儿童博物馆里随处可见,而这是和传统博物馆的参观学习相区别的,也体现了儿童的学习方式和特点。比如,在前面提到的孟菲斯儿童博物馆展出的警用摩托车,孩子们骑上摩托车,双手紧握车把,仿佛真的成了在马路上巡逻的警察。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展出的尼桑轿车,孩子不仅可以坐进它的驾驶室,还能踩下油门、转动方向盘,这辆车采用电力控制,在踩下油门的时候,发动机会“发出”轰鸣声,犹如真的启动了汽车一样,这感觉非常棒。在迈阿密儿童博物馆,有一个模拟医院,里面不仅有真实的病床,还有为腿脚不便的人提供的双拐,双拐特意做成适合孩子身高的尺寸,孩子们可以体验腿脚不便的人是如何行走的,进而会更加地理解和尊重有特殊需要的人。那里还有一个以海盗为主题的角色体验区,孩子们可以穿上海盗的服饰,打扮成海盗的样子,体验一下海盗的角色。


 
在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里,一涵最喜欢的是一个名叫“胃的攀登者”(Gastro Climber)的区域,每次入馆他都会去那里玩上一阵子。这是模拟人体消化系统而建立的一套大型的钻爬设施。孩子可以把自己想象成食物,从“嘴”里进去,历经“喉咙”“食道”“胃”“肠”,直到“肛门”。在经过不同的“消化器官”时,设施会模拟发出不同的声音,仿佛在对食物进行消化,最后从“肛门”滑出时,身体与通道的内壁相互摩擦,会发出类似放屁的声音。孩子每次都是哈哈大笑着出来的,对此我也忍俊不禁。这种体验是在传统博物馆难以获得的。好几次我都幻想自己变成儿童的模样,去体验这奇妙的感觉。这里,我还想到,年幼孩子常挂在嘴上的“屎、尿、屁”要是在这里说出来,听到的家长应该是不会感到惊讶,相反有可能会心一笑吧。


 
人们常说,“智慧都在指尖上”,看着在儿童博物馆中热情投入的孩子们,看着他们全身心地探索着生活和周围的世界,我们可以直接感受到这一点。与此同时,我也在思考的是,儿童博物馆全方位地展示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自然、科技、文化、生活,在深深吸引孩子的同时,不会让孩子感到压力和负担,这是现代的儿童教育应该遵循的一条原则。
 
●环境安全可靠与自由自主
 
教育心理学的研究表明,当儿童处在一个让他感觉安全、友好、可信赖的环境中时,他才有可能去游戏、探索和学习,积累有益的经验。相反,当儿童处在紧张、焦虑或恐慌的状态下,真正意义上的学习是很难发生的。美国的儿童博物馆就为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安全可靠、自由自主的游戏和学习环境。儿童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对孩子们显得十分友好,脸上挂着亲切笑容,能为孩子们提供相对专业的帮助,让孩子们体验到心理上的安全感。儿童博物馆里的环境相对安静,几乎只有孩子们摆弄材料时发出一点声音,偶尔也会听到个别孩子因兴奋而发出的叫喊和欢呼,但大部分情况下几乎听不到有人大声说话。无论是成人之间的交流,还是成人和儿童之间的对话,声音都比较轻,大家都自觉地尽量不影响到其他人。
 
孩子进入儿童博物馆后,在哪里玩、玩什么、怎么玩,都由孩子自己做主。家长们通常陪伴在孩子的身后,没有特殊需要一般都不会干预孩子,即便孩子脏了衣服,湿了鞋子。偶尔也会看到一些家长参与到孩子所玩的主题中去,那是因为有些游戏需要成人的合作才能完成。儿童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同样也不会打扰孩子们,他们会站在某个不容易引起注意的角落,静静地观察孩子们。即便是过来整理玩具材料,他们也尽可能悄悄的,唯恐干扰到孩子们正在进行的“工作”。在自由自主状态下游戏和学习的孩子们,专注与投入程度都很高,且同一项活动持续的时间也会比较长。


 
●鲜明的历史文化和地域性
 
上述四个特点在我看来就是美国儿童博物馆让孩子们“一进去就不想出来”的魅力所在。除此以外,美国的儿童博物馆还有一个特点不得不提,尽管这并不一定是吸引孩子们来儿童博物馆的主要原因,那就是儿童博物馆展现出的鲜明的历史文化和地域性特色。比如,在密西西比州儿童博物馆有一个名叫“密西西比探究”的主题区,这个区域呈现的是密西西比州的自然、地理、历史特色。在孟菲斯儿童博物馆也有这样一个区域,那里停靠着一架小型的飞机模型,机身上印有联邦快递“FedEx”的标识,而在靠近机身中部的位置有一条传输带,把孩子们放在上面的一个个包裹送进机身内部,随着孩子们的想象,被运送到全球各地。联邦快递的总部就设在孟菲斯。此外,坐落于新奥尔良的路易斯安那州儿童博物馆设了一个名叫“新奥尔良的港口”的主题区,在那里不仅可以看到货轮和客轮的模型,孩子们还可以走进驾驶舱,体验一把当大副的感觉。在一幅题为“新奥尔良港口”的地图前有12个按钮,代表了全球的另外12个大型港口,孩子们摁下其中任何一个按钮,地图上从新奥尔良出发到那个对应港口的路线便会被点亮,孩子们的眼光,也从新奥尔良伸向了世界各地。孩子们在初步感知新奥尔良这个港口城市的昨天与今天的同时,他们的生命之舟也会在此起航,从一个港湾驶向另一个港湾,世界面貌在他们眼前逐渐清晰起来。


 
由美国儿童博物馆的设计获得的一点启发
 
在儿童观方面,我认为美国儿童博物馆设计反映了这样一些理念:第一,儿童是快乐的游戏者,也是一个独立、自由的个体。第二,儿童是积极主动的学习者和建构者,他们在与周围环境的互动中,通过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建构自己的知识和经验,进而创造新的自我。第三,儿童是社会文化的产物,但儿童也能创造自己的文化,他们是未来世界的主人。第四,儿童的健康成长和发展离不开身边成人以尊重、理解为前提的积极帮助和引导。上述几点其实就是现代意义上的儿童观。而美国儿童博物馆所倡导的教育理念我觉得可概括为“做中学,游戏中探索,生活中感受,行动中成长”这几点,这也是现代意义上的教育观。
 
立足现实层面,我想到的是,国内千千万万的儿童,鲜有像美国的儿童那样,除了家庭和学校外,还有儿童博物馆这样一个可供他们游戏、学习和探究以及天性释放的中心,尽管国内目前也有几家儿童博物馆(加起来可能不到五家)。而绝大多数的孩子,除了日益繁重的学习外,仍有太多的童年时光被家长安排在了遍地开花、无处不在的兴趣班、培训班或补习班。这真的是孩子们愿意去的地方、真的是他们自己的兴趣、且是他们发自内心想要的课外学习和生活吗?我觉得可能都不是,他们更多是被成人安排到这里的,是被兴趣的。基于此,我是多么地渴望和期盼,我们国家也能出现越来越多的儿童博物馆,供孩子们在家庭生活和学校学习之余去尽情地游戏和探究啊。如此,现实中各种各样的“班”不但可能会减少很多,而且进入儿童博物馆中的孩子们的身心会愈加轻松,其在自由学习和探究的同时,不仅能体验到更多的童年幸福,也会收获包括博物意识在内的多方面的成长。与此同时,作为家长的我们也可能会减少一些内心的恐慌并体验到孩子般的快乐,亲子间的相处也可能会融洽更多。不仅如此,我还相信,与某些培训班有关的“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口号由此可能会越来越弱并逐渐失去市场。


 
转眼间,访学回国已一年多一点了。每每和孩子一起回忆起在美的生活和学习的点点滴滴,儿童博物馆就会浮现在我们的脑海。它填补了我和孩子的业余生活,不仅在一定程度上滋养了孩子的情感、精神和心灵,而且在一定意义上满足了他生命自然成长和自由发展的需要,留给他一段难忘的幸福快乐的时光。我很幸运地见证和参与了他的这一段幸福快乐的时光,这一段经历和体验也时时唤起我内心深藏的童心,让我幻想着自己变成了孩子,和我的孩子一起手拉手,欢快地走进儿童博物馆,在那里尽情地玩耍、恣意地探索,体验着“一进去就不想出来”的感觉。